1. <td id="iqhy0"></td>

    2. <tr id="iqhy0"><label id="iqhy0"></label></tr>

        <li id="iqhy0"></li>
          1.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傷寒論』《傷寒論》全文翻譯3. 傷寒論卷第二 傷寒例

            2021-04-10

            卷第二 傷寒例

            【原文】
            四時八節二十四氣七十二候決病法
            立春正月節斗指艮雨水正月中指寅
            驚蟄二月節指甲春分二月中指卯
            清明三月節指乙谷雨三月中指辰
            立夏四月節指巽小滿四月中指巳
            芒種五月節指丙夏至五月中指午
            小暑六月節指丁大暑六月中指未
            立秋七月節指坤處暑七月中指申
            白露八月節指庚秋分八月中指酉
            寒露九月節指辛霜降九月中指戌
            立冬十月節指乾小雪十月中指亥
            大雪十一月節指壬冬至十一月中指子
            小寒十二月節指癸大寒十二月中指丑
            二十四氣,節有十二,中氣有十二,五日為一候氣亦同,合有七十二候,決病生死,此須洞解之也。
            《陰陽大論》①云:春氣溫和,夏氣暑熱,秋氣清涼,冬氣冰列②,此則四時正氣③之序也。冬時嚴寒,萬類深藏,君子④固密⑤,則不傷于寒,觸冒⑥之者,乃名傷寒耳。其傷于四時之氣,皆能為病,以傷寒為毒⑦者,以其最成殺厲之氣也。

            【注釋】
            ①《陰陽大論》:古代醫學典籍之一,今佚。
            ②冰列:“列”通“冽”,嚴寒的意思。
            ③正氣:四時正常的氣候。
            ④君子:能注意攝生的人。
            ⑤固密:保護周密的意思。
            ⑥觸冒:感觸冒犯之意。
            ⑦毒:危害的意思。

            【譯文】
            《陰陽大論》說:春天氣候溫暖,夏天氣候炎熱,秋天氣候涼爽,冬天氣候嚴寒,這是四季正常氣候的變化規律。冬季嚴寒,自然界萬種生靈深深地潛藏、伏匿,懂得養生之道的人們,順應自然之規律而防護固密,所以寒邪不會傷害到他們。倘若不慎感受了寒邪,這就叫傷寒。四時之氣皆能傷人而致病,但傷寒這種邪氣,是最為凜冽、肅殺的邪氣,所以危害最烈。

            【評析】
            本條指出外感病與四時氣候的關系,特舉冬時傷寒為例,揭示預防的重要性。
            春夏主陽,秋冬主陰,陽主生長,陰主收藏,隨著四時的變化更替,萬物也不斷地發展變化?!端貑枴に臅r調神大論》:“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夏三月,此謂蕃秀。天地氣交,萬物華實……秋三月,此謂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冬三月,此謂閉藏。水冰地坼,毋擾乎陽?!边@是古人從自然界寒暑替變,陰陽消長的現象,認識到人體生長收藏的生理動態,必須隨著氣候的轉變而調節適應,才不致受到六淫的影響而發生疾病。冬三月陽氣潛藏,純陰用事,地坼水冰,寒風凜冽,在這時候,必須根據冬季氣候嚴寒的特點,注意攝養身體,不使陽氣外泄,庶不致被寒邪所傷。按照冬季養生御寒,以預防疾病的原則,推論到其他季節,當然也不例外。只有適應每個季節氣候的特點,才不致被外邪所侵襲,不然的話,春風、夏暑、秋燥,無不可以致病,不但冬寒如此。

            【原文】
            中而即病者,名曰傷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膚,至春變為溫病,至夏變為暑病。暑病者,熱極重于溫也。是以辛苦之人,春夏多溫熱病者,皆由冬時觸寒而致,非時行之氣①也。

            【注釋】
            ①時行之氣:四時不正常的氣候。凡由氣候不正,引起很多人發生癥狀相似的疾病,稱為時行病。

            【譯文】
            受寒以后,即時發病的叫做傷寒。如果未即時發病,寒毒藏在人體肌肉皮膚之間,到了春天發病的,就變成為溫??;到了夏天發病的,就變成為暑病。暑病的熱勢最高,重于溫病。所以勞苦的人,在春夏多患溫熱病,正是由于冬天受寒,寒毒蘊藏而致,它不是時行之邪所致的疾病。

            【評析】
            本條以冬日感寒,隨著發病季節的不同,區別傷寒、溫病和暑病。
            冬季觸冒寒邪,有感而即發與伏而后發的不同:感寒即病者,邪客皮膚,傷及營衛,以致惡寒發熱,頭痛項強的,稱為傷寒。其感而不即病者,因鑒于邪自皮毛而受,因推斷為“寒毒藏于肌膚”,其實并非真是寒毒內藏,但是人體陽氣為寒邪所遏,已伏下以后為溫病、暑病的遠因,及至次年春季陽氣升浮,于是發生溫病。也有春季未病,至夏季暑熱之時,郁遏已久的陽氣隨炎暑而外發,即為暑病。暑病和溫病,除了發病季節的區分,還有暑病的熱勢重于溫病,也可作為參考。正由于勞苦的人,缺食少衣,冬季觸冒霜雪,涉水履冰,受寒的機會極多,所以春夏多患溫熱疾病,當然,這只是一種推論,不必拘泥。然而,這類溫病、暑病,人體內已先有變化,與單純的感受溫邪、暑邪而病,確實有所差異,所以又提出此“非時行之氣也”的論斷。無論在病因學上還是在診斷學上,仍具有一定的研究價值和現實意義。

            【原文】
            凡時行者,春時應暖而反大寒,夏時應熱而反大涼,秋時應涼而反大熱,冬時應寒而反大溫,此非其時而有其氣,是以一歲之中,長幼之病多相似者,此則時行之氣也。

            【譯文】
            所謂時行之氣,是指反常于時令的氣候,如春季天氣應該溫暖卻反而很冷,夏季天氣應該炎熱卻反而很涼爽,秋季天氣應該涼爽卻反而酷熱,冬季天氣應該寒冷卻反而溫暖異常。人們若感受了時行邪氣,不論男女老幼,都會患相似的病癥,即時行病。

            【評析】
            本條提出時行病的特點。
            時行病的成因和四時正氣為病不同,乃由四時氣候反常,或者太過、不足所致,所以大都是流行性的,在同一個時令內,不論長幼,病多類似。只要能掌握不正常的氣候變化與病狀相似的特點,還是不難鑒別的。

            【原文】
            夫欲候四時正氣為病,及時行疫氣之法,皆當按斗歷①占②之。九月霜降節后,宜漸寒,向冬大寒,至正月雨水節后,宜解也。所以謂之雨水者,以冰雪解而為雨水故也。至驚蟄③二月節后,氣漸和暖,向夏大熱,至秋便涼。

            【注釋】
            ①斗歷:“斗”是星宿中的北斗,“歷”是歷法。古人根據觀察斗柄所指方向,以決定季節。
            ②占:測也,候也。
            ③霜降、雨水、驚蟄(zhé):均是農歷的節氣名稱,詳見篇首二十四節氣表。

            【譯文】
            如果要了解四季正常氣候所導致的疾病,和不正常的疫氣所造成疾病的方法,都應當按照斗歷來測候、推算。農歷九月霜降節以后,天氣就應該逐漸寒涼,到了冬天就要更加寒冷,一直到了第二年正月雨水節以后,方才漸漸解除。所以稱為雨水節,因這時冰雪已經融解而成雨水的緣故。到了二月驚蟄節后,氣候逐漸暖和起來,到夏季轉為炎熱,到了秋季便又開始涼爽。

            【評析】
            本條講根據斗歷推算節氣變化,借以測知四時發病的因素。
            四時各有主氣,在四時氣候正常情況下,感受其主氣而發病的,稱為正氣病,因四時氣候反常,而造成疾病流行,稱為時行疫氣,兩者雖然同屬于外感病,但臨床證治卻有很大不同,必須正確區分。

            【原文】
            從霜降以后,至春分①以前,凡有觸冒霜露,體中寒即病者,謂之傷寒也。九月十月寒氣尚微,為病則輕。十一月十二月寒冽已嚴,為病則重。正月二月寒漸將解,為病亦輕。此以冬時不調,適有傷寒之人,即為病也。其冬有非節之暖者,名曰冬溫,冬溫之毒與傷寒大異,冬溫復有先后更相重沓②,亦有輕重,為治不同,證如后章。

            【注釋】
            ①春分:是農歷二月中節氣名稱之一。
            ②重沓:重復、雜沓的意思。

            【譯文】
            從霜降節以后,至春分節以前,凡是因觸冒霜露,身體感受寒邪而即時發病的,叫做傷寒。九月、十月之間,氣候還不太冷,發病比較輕淺;十一月、十二月間,氣候已經非常寒冷,發病必然嚴重;正月、二月之間,寒冷逐漸解除,發病也較輕微。這都因冬時調攝不當,恰巧感受寒邪,而即時發作的疾病。如果是因感受冬季非時之暖而發病的,就名叫冬溫。冬溫的病邪和傷寒完全不同,而且冬溫的發病有遲有早,更是相互重復雜沓,病勢有輕有重,所以治法也不相同,它的癥候可參考以下篇章內容。

            【評析】
            本條講討論冬溫與傷寒的區別。
            本條指出冬季的時病,不但有傷寒,而且有冬溫,傷寒是感受冬季當令之寒邪而病,屬于正氣為病,冬溫由于感受冬季非時之暖而病,屬于時行之氣為病,二者在病因上截然不同,所以說“冬溫之毒與傷寒大異”,這一論斷無疑是正確的。

            【原文】
            從立春節后,其中無暴大寒,又不冰雪,而有人壯熱為病者,此屬春時陽氣,發于冬時伏寒,變為溫病。

            【譯文】
            在立春節以后,若未突然出現嚴寒天氣而又沒有結冰下雪,卻有高熱的疾病發生,這是春天的陽氣升發,引動了冬季伏藏的寒邪,變成了溫病。

            【評析】
            本條講春季伏氣溫病的發病機制。
            立春節以后,天氣由寒冷逐漸轉為溫暖,這時發生的高熱疾病,既不同于感寒即病的傷寒,也不都是春時正氣為病的溫病,有些是由于冬季感受寒邪,沒有即時發病,而伏藏體內,至次年春季陽氣升發之際,激活伏寒外發,而變為溫病,這就是后世所說的伏氣溫病。感寒之因雖同,而發病的季節和病的性質已經改變,所以特提出“變為溫病”,以期引起注意。

            【原文】
            從春分以后,至秋分節前,天有暴寒者,皆為時行寒疫也。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時陽氣尚弱,為寒所折①,病熱猶輕。五月六月陽氣已盛,為寒所折,病熱則重。七月八月陽氣已衰,為寒所折,病熱亦微,其病與溫及暑病相似,但治有殊耳。

            【注釋】
            ①為寒所折:折,傷害的意思,即被寒邪所傷害。

            【譯文】
            從春分節以后到秋分節以前這一時期,天氣如果驟然寒冷,由此而得的熱病,都是時行寒疫。三、四月間或有天氣驟寒,這時陽氣還較微弱,如被寒邪傷害而生病,發熱還是比較輕微。五、六月間,陽氣已經旺盛,被寒邪傷害而生病,發熱就必嚴重。七八月間陽氣已經漸衰,受了寒邪傷害而生病,發熱也必輕微。寒疫與溫病、暑病有些相似,但治法卻有顯著的區別。

            【評析】
            本條指出寒疫病的原因,并說明其熱勢的輕重與季節氣候的關系。

            【原文】
            十五日得一氣,于四時之中,一時有六氣,四六名為二十四氣。然氣候亦有應至仍不至,或有未應至而至者,或有至而太過者,皆成病氣也。但天地動靜,陰陽鼓擊①者,各正一氣耳。是以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是故冬至之后,一陽爻升,一陰爻降②也;夏至之后,一陽氣下,一陰氣上也。斯則冬夏二至,陰陽合也;春秋二分,陰陽離也。陰陽交易,人變病焉。此君子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順天地之剛柔也。小人觸冒,必嬰暴疹③。須知毒烈之氣,留在何經,而發何病,詳而取之。是以春傷于風,夏必飧泄④;夏傷于暑,秋必痎瘧;秋傷于濕,冬必咳嗽;冬傷于寒,春必病溫。此必然之道,可不審明之。

            【注釋】
            ①陰陽鼓擊:陰陽相互推動、促進。
            ②一陽爻(yáo)升,一陰爻降:“爻”是八卦中的基本符號?!耙弧贝黻栘?;“--”代表陰爻。十月六爻均屬陰,而為坤卦。陰極則陽生,所以到了十一月冬至節后,陽氣漸生,陰氣始降,故一陽爻上(升),一陰爻下(降),形成復卦。
            ③必嬰暴疹:嬰,遭受。暴疹,急性疾病。
            ④飧泄:脾胃虛弱的泄瀉。

            【譯文】
            在一年四季中,每十五天為一節氣,每一季度有六個節氣,一年共有二十四個節氣。一般說來,氣候應相應于節氣。但是氣候的變化異常復雜,有時節氣已到,而此時的氣候卻未到;有時節氣未到,而此時的氣候卻提前來到;有時氣候雖應時而至,但表現太過,這些皆可成為致病的邪氣。然而,天地之間的陰陽之氣互相鼓動推進,各自稟受一氣。故氣候會由春天的溫暖,變為夏天的炎熱;由秋天的涼爽,轉變為冬季的嚴寒。冬至以后,陰氣最盛,陰極則陽生,所以陽氣開始上升,陰氣開始下降。夏至以后,陽氣最盛,陽極則陰生,所以陽氣開始下降,陰氣開始上升。這樣,到了冬至夏至,為陰陽二氣相合之時;春分秋分,是陰陽二氣相離之期。當陰陽轉換之時,人若適應不了則會生病。故熟知養生之道的人們,在春夏季養陽、秋冬季養陰,適應于自然界的變化。不懂養生的人,則順應不了自然界的變化,觸冒四時邪氣,就會患急性熱病。若要知道這些毒烈的邪氣侵害哪一經,產生什么病,就必須詳細診察,才能得出正確結論。所以,春季感受風邪,夏天就發生泄瀉;夏天感受暑邪,秋冬就會發瘧疾;秋天感受濕邪,冬天就會發咳嗽;冬天受寒,春天則會產生溫病。此為正常的規律,醫者務須明白深究。

            【評析】
            本條講討論季節氣候變化的規律,及與外感疾病的關系。
            在二十四氣中,二至、二分尤為緊要,夏至一陰生,開始陽降陰升,冬至一陽生,開始陰降陽升,所以稱為陰陽相合;春分陽氣開始超過陰氣,于是氣候轉溫,秋分陰氣開始超過陽氣,于是氣候轉涼,所以稱為陰陽相離。由于二至、二分是節氣變化的主要環節,所以特舉八卦的爻象來說明,其余節氣可以類推。當節氣變換的時候,如果不能適應,就容易感觸而病。因此,養生的原則,首先要適應時令變化,《內經》說:“養生者,必順于時?!本褪菍︷B生原則的概括。

            【原文】
            傷寒之病,逐日淺深,以施方治。今世人傷寒,或始不早治,或治不對病,或日數久淹①,困乃告醫②,醫人又不依次第而治之,則不中病。皆宜臨時消息制方,無不效也。今搜采仲景舊論,錄其癥候,診脈聲色,對病真方有神驗者,擬防世急也。

            【注釋】
            ①日數久淹:病期拖延的時間太長。
            ②困乃告醫:病勢危重時,才請醫生診治。

            【譯文】
            傷寒的病情,是隨著日程而由淺轉深,逐漸加重的,應該根據病情的輕重情況決定治法和處方?,F在有很多人患了傷寒病,開始不及時治療,或者治療不對病癥,或者拖延了很長日期,直到病勢十分嚴重時,才來請教醫生,醫生又不按照治療程序去用藥,因之藥不對癥,怎么能把病治好呢!如果能依據當時的病情,斟酌制定方藥,沒有不收到效果的?,F在搜采張仲景原來的著作,抄錄他所論述的癥候和切脈、聞聲、察色等診病方法,以及確實有效的處方,編次成書,以供社會上救治疾病的迫切需要。

            【評析】
            本條指出傷寒病應當早治和隨證論治,并說明搜采仲景舊論的目的和意義。
            傷寒是外感病癥,病邪自外侵犯,由淺而深,轉變較為復雜,所以強調應早期治療,才容易痊愈。

            【原文】
            又土地溫涼高、下不同,物性剛柔①,飧居亦異②,是故黃帝興四方之問,岐伯舉四治之能③,以訓后賢,開其未悟者,臨病之工,宜須兩審也。

            【注釋】
            ①物性剛柔:物品的性能,有剛有柔。
            ②飧居亦異:“飧”與“餐”通,飲食居處的習慣,也有差異。
            ③四治之能:砭石、毒藥、微針、灸爇等四種治療方法的功能。

            【譯文】
            此外,地域有溫涼高低不同,物體的屬性有剛有柔,人們的飲食起居也不盡相同,故病癥與治法也應有所區別。故黃帝提出四方居民治法不同的觀點,歧伯則列舉了砭石、毒藥、微針、灸爇等四種不同的治療方法及其作用,用來教導后代有學識的人,啟發不知道變通的人,診病的醫生,必須一一明察。

            【評析】
            本條強調治病應當遵循因時、因地、因人而異的原則。

            【原文】
            凡傷于寒則為病熱,熱雖甚不死。若兩感于寒①而病者,必死。

            【注釋】
            ①兩感于寒:陰經與陽經同時感受寒邪,如太陽少陰兩感。

            【譯文】
            凡是感觸了寒邪,就會產生發熱,熱勢雖然盛,也不會死亡。假使陽經和陰經同時感受寒邪而生病,就容易死亡。

            【評析】
            本條指出一般傷寒與兩感于寒在預后上的差異。
            一般外感病都有發熱,這種發熱是機體抗邪于外的反映,所以熱勢雖然很盛,也不會死亡。如果兩感于寒,不但陽經受邪,而且傷及陰經,大多是正衰邪盛,所以預后比較危惡。

            【原文】
            尺寸俱?、僬?,太陽受病也,當一二日發,以其脈上連風府②,故頭項痛,腰脊強。
            尺寸俱長者,陽明受病也,當二三日發,以其脈俠鼻絡于目③,故身熱,目疼,鼻干,不得臥。
            尺寸俱弦者,少陽受病也,當三四日發,以其脈循脅絡于耳④,故胸脅痛而耳聾。此三經皆受病,未入于府者,可汗而已。
            尺寸俱沉細者,太陰受病也,當四五日發,以其脈布胃中,絡于嗌⑤,故腹滿而嗌干⑥。
            尺寸俱沉者,少陰受病也,當五六日發,以其脈貫腎,絡于肺,系舌本⑦,故口燥舌干而渴。
            尺寸俱微緩者,厥陰受病也,當六七日發,以其脈循陰器⑧,絡于肝⑨,故煩滿而囊縮⑩。此三經皆受病,已入于府,可下而已。

            【注釋】
            ①尺寸俱?。捍珀P尺三部而言,猶言從寸至尺三部脈都是浮象。
            ②其脈上連風府:風府是督脈經穴位,位于項后,正中枕骨之下陷?!捌涿}”指足太陽經脈,這一經脈,起于目內訾,上行額部至顛頂,入里絡于腦,回出下行項后,循肩胛內側,夾行脊柱兩旁,抵于腰中,所以太陽經受邪,多有頭項痛,腰脊強的癥候。
            ③其脈俠鼻絡于目:足陽明經脈起于鼻翼旁,入上齦環繞口唇,交叉于唇下溝承漿穴。向后沿腮下出大迎穴,經頰車上行耳前,沿發際到額部,有一支脈在大迎前,下行循喉嚨入缺盆,下入膈中,聯于胃,絡于脾,挾臍下行,經髀關,循足而下,止于大趾尖端,這是足陽明經脈循行路線。
            ④其脈循脅絡于耳:足少陽經脈起于目銳眥,上行頭角,下至耳后,其支脈從耳后進入耳內,出走耳前至目銳眥后方,循頸側入缺盆,然后向下走胸中,再過膈膜,絡于肝和膽,再到少腹兩側。至于直行的經脈,從缺盆經腋,沿胸脅部到髀關節外側下行,直至外踝,止于足小趾。由于足少陽經循脅部絡于耳,所以少陽經脈受邪會發生兩脅疼痛和耳聾的病變。
            ⑤以其脈布胃中,絡于嗌(yì):足太陰的經脈,開始于足大趾尖端,上行足內踝前方,沿脛骨內側,經股內側前緣,直抵腹內,入屬脾臟,聯系胃腑,穿過膈膜,循行咽部,連及舌根,散于舌下。由于足太陰經脈連及脾胃,經過咽部,所以太陰受邪,出現腹滿嗌干之癥。
            ⑥嗌干:咽部干燥。
            ⑦以其脈貫腎,絡于肺,系舌本:舌本指舌根,足少陰經脈,開始于足小趾,斜走足心出內踝前陷中。經內踝骨后,轉走足根,由此上腿肚內側,膝彎內緣,通過脊柱,入屬腎臟,連及膀胱。直行的脈,從腎上行貫穿肝膈,入肺,沿喉嚨至舌根。由于足少陰經脈絡于肺,連系舌根,所以少陰受邪,出現口燥舌干而渴的癥狀。
            ⑧陰器:生殖器。
            ⑨以其脈循陰器,絡于肝:足厥陰的經脈,開始于足大趾,沿足背,至內踝前,上行膝彎內緣,沿股內側,環繞陰器,至少腹和胃經并行,入屬肝臟,連系膽府,向上貫穿膈膜,散布脅肋,沿喉嚨后壁,過腭骨,上連于目系,出額部,與督脈會于頭頂中央。
            ⑩囊縮:陰囊上縮。

            【譯文】
            尺部、寸部脈象皆浮的,是因太陽受邪患病,大多在一兩天發病。這是太陽經脈上連風府,行于頭項、腰脊部位的緣故,故出現頭項疼痛、腰脊拘緊不柔和等癥狀。
            尺部、寸部脈象均長的,是陽明受邪患病,大多在兩三天發病。這是陽明經脈起于鼻旁,行于目下的緣故,故出現身體發熱、目痛、鼻干燥、不能安臥等癥狀。
            尺部寸部脈象皆弦的,是少陽受邪患病,大多在三四天發病。這是少陽經脈循行胸脅、出入耳中的緣故,故出現胸脅疼痛而又耳聾的癥狀。太陽、陽明、少陽這三經患病,為病在經脈,邪氣還沒有傳入腑,可以用發汗法治愈。

            尺部、寸部脈象皆沉細的,為太陰受邪生病,大多在四五天發病。這是太陰經脈絡于胃,循行咽部的緣故,故出現腹部脹滿,咽喉干燥的癥狀。
            尺部、寸部脈象都沉的,是少陰受邪生病,大多在五六天發病。因為少陰經脈穿過腎、絡于胸膈,連系舌根,故出現少陰病見舌燥、口渴。

            尺部、寸部脈象都微緩的,是厥陰受邪生病,大多在六七天發病。這是厥陰的經脈環繞陰器,入屬于肝的緣故,故出現煩悶、陰囊縮入的癥狀。太陰、少陰、厥陰這三經患病,邪氣已經傳入胃腑,可用泄下法治愈。

            【評析】
            本條說明,六經病發病的大約日期和主要脈癥,以及三陽病、三陰病的治療原則。
            本條所說是根據《素問·熱論》六經形癥的內容,補充出每經病的脈象,并據脈測病,把受病日期改為發病日期,且出以推斷語氣和放寬了日期的幅度,就顯得更加全面和靈活。同時改“臟”字為“腑”字,增加了“已入府,可下而已”,應該肯定這皆是叔和的貢獻。然而《素問·熱論》的三陽病都是表癥,三陰病僅是熱癥、實癥,與《傷寒論》的六經癥治,決不應相提并論,等同看待。因為仲景在繼承前人理論的基礎上,結合豐富的實踐經驗,已經將六經癥治理論大大地推進了一步,充實了新的內容,賦予了新的含義。六經病不僅有實癥熱癥,而且有虛癥寒癥,乃表里寒熱虛實陰陽的八綱俱備,六經病的治法不僅是汗下兩法,而且是汗、吐、下、和、溫、清、消、補等八法俱全。

            【原文】
            若兩感于寒者,一日太陽受之,即與少陰俱病,則頭痛口干,煩滿而渴;二日陽明受之,即與太陰俱病,則腹滿身熱,不欲食,譫語;三日少陽受之,即與厥陰俱病,則耳聾囊縮而厥,水漿不入①,不知人者,六日死。若三陰三陽、五臟六腑皆受病,則榮衛不行,臟腑不通,則死矣。

            【注釋】
            ①水漿不入:湯水不能下咽。

            【譯文】
            假使互為表里的陰陽兩經,同時感受了寒邪,如第一日太陽經受邪,就和少陰經一起發病,而出現頭痛口干、心煩脹滿口渴等癥。第二日陽明經受邪,就和太陰經一起發病,而出現腹脹、身熱、不欲食、譫語等癥。第三日少陽經受邪,就和厥陰經一起發病,而出現耳聾、陰囊收縮、四肢厥冷、湯水不得下咽,甚至昏迷不識人等癥。到了第六日,就要死亡。如果三陰經、三陽經、五臟六腑都受了病,那么,營衛之氣不行,臟腑之氣不通,就必死無疑了。

            【評析】
            本條講兩感癥的臨床表現及其不良預后。
            兩感癥是一臟一腑同時受病,表里癥一起發作,顯見邪氣充盛,正氣不支,所以預后不良。東垣的經驗:“虛而感之深者多死,實而感之淺者或生?!弊阗Y佐證。第一日出現頭痛口干,煩滿而渴,為太陽少陰兩感;第二日出現腹滿譫語,身熱不欲食,為陽明太陰兩感;第三日出現耳聾、囊縮、厥逆,為少陽厥陰兩感。如果湯水不入,昏不識人,延至第六日即會死亡。

            【原文】
            其不兩感于寒,更不傳經①,不加異氣②者,至七日太陽病衰,頭痛少愈也;八日陽明病衰,身熱少歇也;九日少陽病衰,耳聾微聞也;十日太陰病衰,腹減如故,則思飲食;十一日少陰病衰,渴止,舌干已,而嚏也;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③,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人精神爽慧也。

            【注釋】
            ①傳經:病情的變化發展,由這一經的癥候,演變為另一經的癥候。
            ②異氣:又感受了另外一種病邪。
            ③囊縱:陰囊由縮入轉為松緩。

            【譯文】
            若病人不是兩感病,又沒有傳經發生,并且未再感受新的致病邪氣的,到第七天,太陽病就會衰退,頭痛就會明顯好轉;第八天,陽明病衰退,發熱就會稍退;第九天,少陽病衰退,耳聾漸漸恢復,則可以聽得見聲音;第十天,太陰病衰退,腹部脹滿減輕,恢復到正常,并想吃東西;第十一天,少陰病衰退,口渴就會消退,舌干也隨之消失,且打噴嚏;第十二天,厥陰病衰退,縮入的陰囊就會松弛復原,少腹拘急緩解,邪氣皆去,病人精神爽慧。

            【評析】
            本條敘述六經病衰的日程和臨床表現。
            本條說明外感病六經癥的一般病程。如只是一經受病,且未發生傳變,又沒有重感其他外邪,經過六七日時間,病邪漸衰而正氣漸復,就會轉向痊愈。病愈的日數乃隨發病日期的遲早推算而來,所謂十二日厥陰病衰,實際仍為六七日,絕對不是什么六經傳遍。

            【原文】
            若過十三日以上不間①,尺寸陷者②,大危。

            【注釋】
            ①不間:病勢不減,仍然繼續發展的意思。
            ②尺寸陷者:三部脈沉伏而按摸不到。

            【譯文】
            假使已經過了十三日,病勢仍未衰減,三部脈皆沉伏的,那就非常危險了。

            【評析】
            本條講病逾期不解,邪熾正衰的危候。

            【原文】
            若更感異氣變為他病者,當依后壞病證而治之。若脈陰陽俱盛①,重感于寒者,變成溫瘧②。陽脈浮滑,陰脈濡弱者,更遇于風,變為風溫。陽脈洪數,陰脈實大者,更遇溫熱,變為溫毒③,溫毒為病最重也。陽脈濡弱,陰脈弦緊者,更遇溫氣,變為溫疫。(一本作瘧)以此冬傷于寒,發為溫病,脈之變證,方治如說。

            【注釋】
            ①脈陰陽俱盛:陰,指尺部;陽,指寸部。所謂關前為陽,關后為陰。
            ②溫瘧(nuè):先熱后寒的一種瘧疾。
            ③溫毒:此癥因冬時溫暖,熱毒內伏,至春氣候驟熱,伏毒與時熱并發所致。多見煩悶嘔逆、面赤身赤、狂亂燥渴、咽喉腫爛、發斑神昏等癥,最為危險,宜大解熱毒為主。

            【譯文】
            若又感受其他邪氣,變成其他疾病的,應當依據后述壞病癥進行施治。若尺寸脈均緊而有力,又感受寒邪的,就會轉變為溫瘧。若寸脈浮滑、尺脈濡弱,感受風邪的,就會轉變成風溫。若寸脈洪數、尺脈實大,再感受溫熱,就會轉變成溫毒,溫毒為最嚴重的一種病。若寸脈濡弱、尺脈弦緊的,又感受溫邪,就會轉變成溫疫。這些皆為冬季感受寒邪,而變成溫病的疾病??傊?,所變之癥必須詳加診察,因癥立法處方,隨癥施治。

            【評析】
            本條指出重感異氣的各種不同變病及施治原則。
            在感受了寒邪以后,又感了另一種病邪,因而變為其他病的,就不能按照單純的傷寒的治法去治療,而應該根據壞病的脈癥,探求出主要病機,隨機論治。本條舉出重感異氣的病變有溫瘧、風溫、溫毒、溫疫等四種。尺脈為陰,寸脈為陽,脈陰陽指尺寸的部位而言,文中提出的四種脈象,于重感之前,也是屬于倒裝文法,實際是變病的脈象,只有這樣理解,才有辨證意義。由此可知溫瘧的病因是重感寒邪,溫瘧的脈象是尺寸盛實有力。風溫的病因是重感風邪,風溫的脈象是寸脈浮滑,尺脈濡弱。溫毒的病因是重感溫熱,溫毒的脈象是寸脈洪數,尺脈實大。溫疫的病因是重感溫氣,溫疫的脈象是寸脈濡弱,尺脈弦緊。

            【原文】
            凡人有疾,不時即治,隱忍冀差①,以成痼疾②,小兒女子,益以滋甚③。時氣不和④,便當早言,尋其邪由⑤,及在腠理⑥,以時治之,罕有不愈者?;既巳讨?,數日乃說,邪氣入臟,則難可制。比為家有患,備慮之要。凡作湯藥,不可避晨夜,覺病須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則易愈矣。如或差遲,病即傳變,雖欲除治,必難為力。

            【注釋】
            ①隱忍冀差:“差”同“瘥”,對疾病隱瞞忍耐,希望能自己好轉病愈。
            ②痼(ɡù)疾:頑固不愈的久病。
            ③滋甚:更加嚴重。
            ④時氣不和:感受時令不正之氣而身體違和。
            ⑤尋其邪由:尋找致病的原因。
            ⑥腠(còu)理:肌肉皮膚間的紋理。

            【譯文】
            大凡有了疾病,應該即時治療,如果不能即時求醫診治,而隱瞞著、忍耐著,希望僥幸自愈,往往因此而釀成積久難愈的病。尤其是小兒與婦女,更容易拖延不治,使病勢更加嚴重。如果因外受時令之邪而身體不適,就應當及早告訴家里的人,請醫生診治。尋找致病原因,乘病邪還在腠理的時候,及時進行治療,很少有不愈的。如果病人隱瞞忍耐,過了許多日才說,病邪已經侵入臟腑,那就難以制止了。這是家中發生患病的人,應當考慮注意的要點。凡需制作湯藥,不可拘泥時間的早晚,一旦感到有病,就應立即請醫治療,只有這樣,才容易治愈。如或稍有拖延,病情就會發生變化,這時雖然要求醫治,一定難于收效了。

            【評析】
            本條講患病應當早治,切忌拖延。
            本條提出患病必須早治的意義及失治的嚴重后果。有許多疾病,因為未能及時治療,以致病邪日深,病勢日重,而成為難以治愈的沉疴痼疾;尤其是小兒和婦女,由于小兒不能訴說病情,婦女多隱疾難言,因而失治的后果更為嚴重。因感受時令不正之氣而發生的疾病,病勢發展很快,更應當注意早期治療,以免病邪向里轉變,釀成難以救治的危局。在服藥方面,也不可拘于早晚,一感覺有病,就應隨時醫治,隨時服藥,只有這樣,才能很快痊愈。否則,病情惡化以后,再去求醫服藥,就難以為力了。

            【原文】
            服藥不如方法,縱意違師,不須治之。

            【譯文】
            服藥不能依照規定的方法,任意違背醫囑,那就不必治療。

            【評析】
            本條講服藥應當遵循醫囑。
            臨床治療除了醫家處方用藥必須符合病情,是愈病的條件外,在煎藥用水方面、煎藥時間方面、投藥先后方面、服藥時間方面、藥后調護方面等都有一定的法度,這需要病家的密切配合,才可能取得預期的療效。否則,不僅難以收效,甚至發生其他變化。

            【原文】
            凡傷寒之病,多從風寒得之,始表中風寒,入里則不消矣。
            未有溫覆①而當,不消散者,不在證治。擬欲攻之,猶當先解表,乃可下之。若表已解而內不消,非大滿,猶生寒熱,則病不除。若表已解而內不消,大滿大實堅,有燥屎,自可除下之,雖四五日,不能為禍也。若不宜下而便攻之,內虛熱入,協熱遂利②,煩躁諸變,不可勝數,輕者困篤③,重者必死矣。

            【注釋】
            ④溫覆:服藥后用衣被覆蓋,使周身溫暖,以利于汗解。
            ②協熱遂利:表癥因誤下而邪內陷,致發生下利,稱為協熱利。
            ③困篤:病變沉重難醫。

            【譯文】
            大凡傷寒病,多為感受風寒所致。開始時風寒侵襲肌表,漸至由表入里,病邪一旦入里就不易解除了。因此,凡風寒在表,應及時治療,施用發汗解表,并注意服藥后適當加蓋衣被,使渾身溫暖而得汗,病邪就會消散。若不遵循表里先后的癥治規律,一起病就行攻下,就會引起變癥。因此,若表癥尚未解除,還應當先解表,解表后,才能使用攻下的方法。若表癥已解而里癥未除,一般可用下法。但若里實未成,未見大滿大實之癥,則不可用攻下法,若過早攻下,則不能解除其??;若表癥已解,而里實已甚,腸中燥屎已成,而見大滿大實之癥,就應攻下燥屎,燥屎得去,則病可愈。若不能攻下,而妄行攻下,使正氣受損,邪熱內入,而產生協熱下利、煩躁等各種變癥的,不可勝數,病變輕的則會加重,重的則會死亡。

            【評析】
            本條論治療外感病使用汗下的一般原則應以辨證為前提,既要防止早下誤下,也要避免應下失下。

            【原文】
            夫陽盛陰虛①,汗之則死,下之則愈;陽虛陰盛②,汗之則愈,下之則死。夫如是,則神丹③安可以誤發,甘遂④何可以妄攻,虛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兇之機,應若影響,豈容易哉!況桂枝⑤下咽,陽盛即斃,承氣⑥入胃,陰盛以亡。死生之要,在乎須臾,視身之盡,不暇計日。此陰陽虛實之交錯,其候至微,發汗吐下之相反,其禍至速。而醫術淺狹,懵然⑦不知病源,為治乃誤,使病者殞歿⑧,自謂其分,至令冤魂塞于冥路,死尸盈于曠野,仁者鑒此,豈不痛歟!

            【注釋】
            ①陽盛陰虛:熱邪盛而里陰被灼的癥候。
            ②陽虛陰盛:寒邪盛而表陽被遏的癥候。
            ③神丹:一種發汗劑。
            ④甘遂:峻逐水邪的藥物。
            ⑤桂枝:桂枝湯。
            ⑥承氣:承氣湯。
            ⑦懵(měnɡ)然:糊涂的樣子。
            ⑧殞(yǔn)歿:死亡。

            【譯文】
            熱邪盛而陰液損傷的癥候,不可發汗,誤汗就會導致死亡,應當攻下,泄去熱邪,就能夠痊愈。寒邪盛而衛陽被遏的癥候,治宜發汗,不可攻下,發汗則邪自表解而病愈;誤下則正傷邪陷而病變加劇,也可引起死亡。正因為這樣,所以神丹豈可以誤用,甘遂豈可以妄攻,須知虛與實的治法,相去很遠,用藥的當否與病情的安危,有著密切的影響,治病豈是容易的事呀!何況誤用桂枝湯,陽熱過盛就會斃命,誤用承氣湯,陰寒愈增就會死亡。頃刻之間死生立判,眼望著病人死去,來不及計算日期。這種陰陽虛實交互錯雜的變化,在癥候表現上極其輕微,若誤用了發汗吐下等治法,就會很快發生不良的后果。醫術淺薄狹窄的人,糊糊涂涂地不了解病的根源,當然會犯治療錯誤,促使病人死亡,還說是病人本來該死,以至誤治而死的尸體遍于曠野,富有仁愛之心的人,能不感到痛心嗎!

            【評析】
            本條以汗下治法各有宜忌,說明辨寒熱虛實陰陽表里的重要意義。
            辛溫發汗法適用于表寒癥,苦寒攻下法適用于里熱癥,法隨癥施,庶不致誤。如果治法與癥相反,里熱癥誤用辛溫發汗,表寒癥誤用苦寒攻下,那么,必致病變加劇,甚至死亡。所以說“虛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兇之機,應若影響”。關于陽盛陰虛與陽虛陰盛,有著許多不同的解釋,根據“邪氣盛則實”、“精氣奪則虛”的虛實定義,所謂陽盛陰虛,當是指邪熱盛而里陰虛,所以治宜下法以泄熱救陰,切忌辛溫發汗。所謂陽虛陰盛,當是指寒邪盛而表陽被遏,所以治宜發汗以解表散邪,切忌苦寒攻下。這就充分說明汗下治法各有所宜,亦各有所忌,萬一誤用,必然發生不良的后果。接著舉出“桂枝下咽,陽盛則斃,承氣入胃,陰盛以亡”,就是具體的證明。

            【原文】
            凡兩感病俱作,治有先后,發表攻里,本自不同,而執迷妄意①者,乃云神丹、甘遂合而飲之,且解其表,又除其里,言巧似是,其理實違。夫智者之舉錯②也,常審以慎;愚者之動作也,必果而速,安危之變,豈可詭哉!世上之士,但務彼翕習③之榮,而莫見此傾危④之敗,惟明者居然能護其本,近取諸身,夫何遠之有焉。

            【注釋】
            ①執迷妄意:以意推測,固執己見而執迷不悟。
            ②舉錯:“錯”同“措”,舉動與措施。
            ③翕習:親近習熟的意思。
            ④傾危:傾覆危害。

            【譯文】
            凡屬兩感病而同時發作的,治療應有先后的步驟,因為發表和攻里,本來是作用不同的治法,而秉性固執、缺乏分辨能力的人,僅靠自己的猜測,竟說神丹和甘遂可以合起來使用,既能解表,又能除里,說得巧妙,似乎頗有理致,實際是違反了治療的理論。聰明人的舉動措施,常常是經過周密思考而且十分慎重;愚蠢人的行為動作,必定是魯莽武斷并急于求成,這牽涉病人的生死安危,怎么能聽信詭辯呢?現在有知識的人,但追求那親近習熟的光榮,而看不到這傾覆危害的敗壞。只有明白醫理的人,平時能愛護自己的生命,并能推己及人,將別人的疾病,看成自己的疾病一樣,果真如此,怎么會因病人的關系疏遠而漠不關心呢?

            【評析】
            本條主要討論兩感病的治療原則,并對錯誤論點的批判。
            治療兩感病,應當全面權衡病情的輕重緩急,來確定治療的步驟,一般應先解其表,表解后再攻其里。但也不是絕對的,也有先攻其里的,應當活看。至于主張神丹與甘遂合用以解表里,似乎為治療開辟了一條捷徑,能夠畢其功于一役,其實是一種主觀愿望,違反了因勢利導的治療原則,何況神丹與甘遂都是峻烈之品,所以王叔和對這個問題的分析批判,應該說是正確的。當然也不能認為解表與攻里一概不能同用,后世防風通圣散,就是一張表里同治的方劑,這應視為醫學理論的發展。但是,防風通圣散畢竟有它一定的主治范圍,決不能通治兩感病。

            【原文】
            凡發汗溫服湯藥,其方雖言日三服,若病劇不解,當促其間①,可半日中盡三服。若與病相阻,即便有所覺。病重者,一日一夜,當晬時②觀之。如服一劑,病證猶在,故當復作本湯服之。至有不肯汗出,服三劑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

            【注釋】
            ①當促其間:縮短服藥的間隔時間。
            ②晬(zuì)時:周時,指一晝夜二十四小時。

            【譯文】
            凡是溫服發汗的湯藥,處方后雖然說明一日服三次,但如果病情嚴重,服一次藥后病不能解除的,服藥間隔時間就應當適當縮短,可以在半天內服完三次。若藥不對癥,服藥后就出現不適的感覺。病情重的,晝夜皆應服藥,并二十四小時嚴密觀察,以防病情變化。若一劑藥服完后,病癥尚存的,應當再煎制湯藥服用。此外,有的病人服藥后不易出汗,直至服完三劑藥后才汗出病解。若服藥后始終不出汗的,屬于危候。

            【評析】
            本條專論給藥的法度。
            給藥方法包括藥汁的溫涼、服藥的時間、次數的多少等,對于方藥的療效,有很大的影響,所以無論醫家、病家都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它是前人長期實踐的經驗總結,值得珍視和研究。本條內容與《傷寒論》桂枝湯后的服法大致相同,顯然錄自《傷寒論》,可參考《太陽病》篇,但叔和也有補充,那就是服發汗藥后不得汗解,并非都是病重藥輕,藥力不夠,也有因為藥不對癥的,就不能照搬縮短給藥間隔時間的辦法,更不能連服兩三劑。否則,定會發生嚴重的后果。怎樣才能區別是藥未勝病還是藥不對癥呢?“若與病相阻,即便有所覺”,就是藥不對癥的主要根據。這一經驗,足補仲景之不足,也不應忽視。

            【原文】
            凡得時氣病,至五六日,而渴欲飲水,飲不能多,不當與也。何者?以腹中熱尚少,不能消之,便更與人作病也。至七八日大渴欲飲水者,猶當依證而與之,與之常令不足,勿極意也①,言能飲一斗,與五升。若飲而腹滿,小便不利,若喘若噦②,不可與之也。忽然大汗出,是為自愈也。

            【注釋】
            ①勿極意也:不使過度的意思。
            ②噦(yuě):呃逆。

            【譯文】
            凡得時氣病,到五六日的時候,口渴想飲水,而不能多飲的,那就不應當勉強給他水飲。為什么呢?因為病人里熱未盛,不能消水,水入不行,必然增加它病。到了七八日口大渴欲飲水,還是應當依據病情,酌量飲服,勿使病人滿足,譬如說病人能喝一斗,只可給予五升。若飲水后患者感到腹部飽滿,小便不利,或氣喘,或呃逆,就不可再給了。如果喝水后,忽然大汗出,那就是病要自愈的征象。

            【評析】
            本條講對時氣病口渴的護理原則。
            口渴是時氣病的常見癥狀,但渴飲的情況各有不同,所以應當分別對待。一是渴欲飲水而飲不能多,護理原則是“不當與”,因為里雖熱而未甚,飲水不消反能增病。二是大渴欲飲,護理原則是“勿極意”,言能飲一斗,只與五升,以免過量。三是因過飲而水停氣滯,發生腹滿,小便不利,水氣上逆,或喘或噦,護理原則是“不可與”,使忍耐不飲,還能起到治療作用。四是停飲自解的轉歸,忽然大汗出,此是水汽得以宣散的表現,因而知為“自愈?!?br>
            【原文】
            凡得病,反能飲水,此為欲之病。其不曉病者,但聞病飲水自愈,小渴①者,乃強與飲之,因成其禍,不可復數。

            【注釋】
            ①小渴:輕度的口渴。
            【譯文】
            凡得病之后,反而能喝水的,這是陽氣恢復,疾病將要痊愈的佳兆。有不了解病理的人,只聽說病人能喝水就會自愈,一旦見到病人出現輕微口渴,就強迫大量喝水,因而釀成災禍,為數不少。

            【評析】
            本條進一步提出飲水過量的危害。
            凡陰癥、虛癥,當陽氣恢復的時候,每見渴欲飲水,但并非里熱津傷,因此決不能恣意多飲。多飲之后,剛剛才恢復的陽氣,尚不能溫運大量水分,必致水停不化而發生喘滿嘔噦等變癥。

            【原文】
            凡得病,厥①脈動數②,服湯藥更③遲,脈浮大減小,初躁后靜,此皆愈證也。

            【注釋】
            ①厥:做“其”字解。
            ②脈動數:脈象數而圓滑有力。
            ③更:改變的意思。

            【譯文】
            大凡患病,在開始的時候,脈象動數,服了湯藥以后,改變成遲脈;或原來是浮大的脈,現在轉變為小脈;或開始是煩躁不安,現在精神安靜,這些都是疾病將愈的征象。

            【評析】
            本條講病將向愈的脈癥。
            陽熱亢盛,脈多動數,服藥以后,轉變為遲脈,這是表明邪熱已退。脈浮為邪在表,脈大是邪勢盛,現在轉變為小脈,這是表明邪勢已衰,表癥已除,即所謂“大則病進,小則病退”,病由煩躁不安轉為神情安靜,更是邪退正安的表現。因此,根據前后脈癥的比較,就可以預斷這是病將向愈的轉機。當然僅是舉例而言,還應結合全部病情來分析判斷。

            【原文】
            凡治溫病,可刺五十九穴①。
            【注釋】
            ①五十九穴:又稱五十九刺,穴名見于《素問·刺熱論》與《靈樞·熱病》。其分布區域,頭部二十五穴,胸部與四肢三十四穴。

            【譯文】
            凡治療溫病,可刺五十九穴以泄其邪熱。

            【評析】
            本條講溫病可用針刺法治療。
            針刺法有良好的泄熱作用,所以《素問》《靈樞》皆有專章論述。五十九穴的主治各有所宜,可以根據病情選取,不是五十九穴都要針刺。

            【原文】
            人身之穴,三百六十有五,其三十九穴,灸之有害,七十九穴,刺之為災,并中髓①也。

            【注釋】
            ①中髓:損傷骨髓。

            【譯文】
            人身的孔穴,共有三百六十五個,其中有三十九個穴位忌灸,七十九個穴位忌用針刺,如果誤用了艾灸或針刺,就會發生災害,并且會傷及骨髓。

            【評析】
            本條講應當了解禁灸忌針的穴位,不可誤灸誤針,以避免損害身體。
            禁針禁灸的孔穴,大都分布在鄰近重要器官或內臟的部位,應當慎用針灸,否則,容易發生嚴重的損害,甚或導致死亡?!爸兴琛笔侵競肮撬?,乃誤灸誤刺比較常見的后果之一。究竟是哪些孔穴,文中沒有交代,可以參考針灸方面的專著。

            【原文】
            脈四損,三日死,平人四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四損;脈五損,一日死,平人五息,病人脈一至,名曰五損;脈六損,一時死,平人六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六損。

            【譯文】
            凡出現四損之脈的,三天則會死亡。所謂“四損”,是指正常人呼吸四次,病人脈搏來一次。若出現五損之脈的,一天則會死亡。所謂“五損”,是指正常人呼吸五次,病人脈搏來一次。若出現六損之脈的,一個時辰則會死亡。所謂“六損”,是指正常人呼吸六次,病人脈搏來一次。

            【評析】
            本條講損脈的預后。
            正常人的脈搏,一呼時兩跳,一吸時兩跳,所以一呼一吸之間,大約跳動四次。呼吸許多次,而脈才跳動一次的,名為損脈,標志著臟氣損傷,所以預后極其不良。脈搏間歇的時間愈長,則死亡愈快,因此有四損三日死,五損一日死,六損一時死的不同。這樣的損脈,后世的醫案還未看到記載,只能存參備考。

            【原文】
            脈盛身寒,得之傷寒;脈虛身熱,得之傷暑。

            【譯文】
            脈象有力而身上怕冷的,是因為感受寒邪;脈虛無力而身上發熱的,是因為感受暑邪。

            【評析】
            本條講傷寒和傷暑的脈癥特點。
            寒邪傷形,表陽被遏,里氣不虛,所以脈盛有力,而身上惡寒。暑邪傷氣,暑熱外盛,里氣虛弱,所以脈虛無力,而身體大熱。這與《素問·刺志論》所說“氣盛身寒,得之傷寒,氣虛身熱,得之傷暑”的精神是一致的。氣盛故脈盛,氣虛故脈虛。張景岳說:“陰邪中人,則寒集于表,氣聚于里,故邪盛實而身本因寒也;暑邪中人,則熱觸于外,氣傷于中,故正氣疲困而熱無寒也,此夏月寒暑之明辨?!笨勺鬟M一步理解的參考。

            【原文】
            脈陰陽俱盛,大汗出,不解者,死。

            【譯文】
            脈象尺寸部都盛大,大汗淋漓而病未解的,屬正不勝邪之兆,是死候。

            【評析】
            本條講脈癥結合,預測死候。
            脈陰陽俱盛,為邪氣內實之征,大汗出,為津液外泄,病不見減,不僅正不勝邪,而且津氣有頃刻脫亡之勢,所以預斷為死候。

            【原文】
            脈陰陽俱虛,熱不止者,死。

            【譯文】
            脈的尺部寸部都虛弱無力,而發熱不止的,為死候。

            【評析】
            本條講脈癥合參,預測死候。
            脈陰陽俱虛,這表明正氣也是陰陽俱虛,而發熱不退,必將陰竭陽亡,所以斷為死候。

            【原文】
            脈至乍數乍疏者死;脈至如轉索,其日死。

            【譯文】
            脈搏跳動堅硬搏指,似扭轉的繩索的,為真臟脈現之兆,預后不良。當日而死。

            【評析】
            本條講據脈判斷死候。
            脈象或快或慢,是心氣已竭,榮衛之氣斷絕,故主死。脈象以柔和有神為佳,乃脈有胃氣,如見脈象緊急形如轉索,絕無柔和之象,表明胃氣已竭,死期當然不遠了。

            【原文】
            譫言妄語,身微熱,脈浮大,手足溫者生;逆冷,脈沉細者,不過一日死矣。

            【譯文】
            胡言亂語,身上微有發熱,脈象浮大,手足溫暖的,預后良好;如果手足逆冷,脈象沉細的,不出一日內死亡。

            【評析】
            本條講熱病陽存者生,陽亡者死。
            胡言亂語,是熱病常見的癥候,癥情比較嚴重,但不一定是死候,此條即結合其他脈癥來推斷預后的例證。身微熱而脈浮大,可見癥屬熱而熱勢不甚,尤其是手足溫,既標志熱較輕淺,同時也表明陽氣尚存,所以預后良好。如果手足逆冷,脈象沉細,多見于邪熱內閉,陽氣厥脫,則知這一譫言妄語,屬于神氣越脫,所以很快就將死亡?!安贿^一日死”,正說明死亡的迅速。

            【原文】
            此以前是傷寒熱病癥候也。

            【譯文】
            以上所說的,是傷寒熱病的癥候。

            【評析】
            本條是《傷寒例》的結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zd山笑  > 【 傷 寒 論】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堅持每天背點《傷寒》,我已經背誦12天啦!??
            《黃帝內經》生氣通天論篇第三 (下)
            醫門鑿眼 (二)
            風溫
            【經典自學】第一章辨太陽病脈證并治(上)
            溫病條辨( 卷三 )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亚洲一级无码AV毛片琢磨影院
            1. <td id="iqhy0"></td>

            2. <tr id="iqhy0"><label id="iqhy0"></label></tr>

                <li id="iqhy0"></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