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iqhy0"></td>

    2. <tr id="iqhy0"><label id="iqhy0"></label></tr>

        <li id="iqhy0"></li>
          1.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揭秘李師師:寧做青樓妓,不做帝王妃

            在喧囂的世界里

            做一個

            沉靜的讀書人

            主播:雨朦

             作者:香蕉魚

            01

            1115年,北宋最致命的強敵金國誕生了。

            剛一建國,金太祖完顏旻就干了幾件大事。

            他以年輕的體魄,完美的智商,給遼與宋投去了兩枚定時炸彈——炸彈的包裝袋上寫著,被滅倒計時:遼·10年、北宋·12年。

            真真已經到沒有退路的時刻了。

            那這個時候,宋徽宗在做什么呢?

            • 他迷上了奇石收集。

            權臣蔡京還專設采辦機構“花石綱”。

            為了皇帝的個人喜好,興師動眾的到處收集奇形怪狀的石頭,平安之時就不是什么好事,動亂之時,越發民不聊生。

            花石綱辦公人員借皇帝的名義闖進民宅,見到形狀奇特的石頭就往上貼黃條,下令要嚴家看守,不然就是大不敬之罪。

            家里人只能神經兮兮地過日子。

            等到花石綱把大石頭運回去時,拆墻、摔瓦、家門前的小路也被壓得稀爛。

            離開時,官吏還積極勒索平民,鬧得人傾家蕩產,家破人散,淪為難民。

            梁山泊起義與方臘起義,一觸即發。

            • 他找到了一生的摯愛李師師。

            那年,他坐上一頂小轎,身旁攏著幾個侍衛,微服出行。走進金錢巷的安鎮坊,客人到處都是,有的是來找女人過夜的,有的是來寫詩的,而有的,就像他一樣,久仰李師師大名,想要一睹其芳容。

            他問身邊的人:“她真有那么漂亮?”

            那人說:“汴京城(今開封)內一等一的花魁,好戲還在后頭呢?!?/span>

            許久,他終于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她的眼睛,顧盼生輝;她的眉毛,像極了他自創的書法,瘦金體。她的舞姿,讓他想起了多年前夢里那位神仙姐姐。

            從此他成了她的情人。

            整個宋朝的文人都怒了,卻選擇忍氣吞聲,不再靠近她。

            只有兩個人是例外。

            02

            賈奕與李師師是多年好友。

            李師師與他一起在雪夜下散步,中秋時賞月,開展一夜情的時候,你宋徽宗還不知道在那兒,怎么一上來就搶人家媳婦?

            李師師也沒辦法,只好請他退讓。

            “你真要和他這么過一輩子?”

            “他畢竟是皇帝?!?/span>

            李師師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他是當今皇帝的。

            一夜溫存后,他派人送了很多錢來,其中還包括一份他親自提筆的情書,字體飄逸,個性極強,一看就是瘦金體。

            當時,她五味雜陳,狂喜又失落。

            既為皇帝逛妓院而擔憂(這是要亡國表現?。?,又為他能看上自己而高興。

            她能怎么辦?

            難道趕他出去,就像對其他不想見的客人一樣?

            就算她是絕代花魁,她也不能任意妄為啊。

            賈奕氣得直跺腳,他完全不敢相信,挖墻腳的居然是皇帝本人。

            “我是一介文人,什么都干不了,只好寫詩?!?/span>

            “你可別亂寫?!?/span>

            李師師不敢相信,自己的好友居然為了這點小事鬧脾氣,他不該是為大宋興亡而擔憂嗎?

            他溫柔地看了一眼李師師,保證自己絕對不亂寫。

            閑步小樓前,見個佳人貌類仙。暗想圣情渾似夢,追歡。執手蘭房恣意憐,一夜說盟言,滿掬沉檀噴瑞煙,報道早朝歸去晚回鑾,留下鮫綃當宿錢。

            是的,他沒有亂寫,他寫的就是皇帝逛青樓,然后把他的戀人給搶了的故事。

            后來他被發配海南了。

            賈奕走了,李師師找來周邦彥相伴,只有他膽大又穩重。

            03

            “皇帝今天有些不適,我估計來不了,所以我就請你過來坐坐?!?/span>

            她可不覺得在皇帝之外有別的情人有什么錯。

            天這么冷,從早到晚都在下雪,地上、屋檐上、窗戶上,全都是雪,白茫茫的一片,這讓她感到孤獨,甚至驚慌失措——小時候那些最苦的日子,總是在雪天里度過的。

            況且她最喜歡的人是周邦彥了。

            兩人相差三十多歲,但她一點都不在乎,她就是喜歡有才華的人。

            突然,屋外傳來一聲:“師師,貴客到?!?/span>

            哎呀。李師師嚇得臉一熱??隙ㄊ腔实?,不然姐妹們怎么會招呼得如此陰陽怪氣。她讓周邦彥躲起來,可是躲哪里呢?窗戶后面是池塘,房間里又只有一道門可出。

            她建議:“干脆躲床底下?”

            周邦彥二話不說,躲了進去。

            04

            李師師照照鏡子,走到門邊:“你來啦?!?/span>

            宋徽宗笑瞇瞇地看著她:“猜,我給你帶什么東西來了?”

            她飛快地掃了一眼床腳:“呃,你告訴我嘛?!?/span>

            “一顆江南上貢的新橙?!?/span>

            宋徽宗拿著那顆橙子,在李師師面前晃來晃去,還說要為她剝開吃。

            宋徽宗說他要剝,李師師說,“不嘛,我來幫你?!?/span>

            兩人說話特別溫柔,說的全是深閨里的蜜話,甜得膩味人。

            李師師幫他剝完橙子,開始喂他吃。

            結果他嚇得跳了起來,直說,“哎呀,大冷天吃橙子就是冷啊?!?/span>

            李師師笑笑,沒多說什么。

            對于皇帝的寵愛,她有自己的想法。

            自從那天認出皇帝之后,她便暗自發誓,一定要勇敢果決,與眾不同,最好是保留著一點少女的俏皮,決不能因為有皇帝的寵愛就變得與那些宮里的女子一樣:一個個俯首帖耳,一個個勾心斗角。

            皇帝問她:“怎么啦,你在想什么,你不開心啊?!?/span>

            李師師說:“你病了,還是早些回去休息?!?/span>

            宋徽宗看看李師師,又拉拉她的手,覺得她實在是太關心自己了。

            “那好,我先回去,過幾天再來看你?!?/span>

            臨別時,宋徽宗還依依不舍,總不肯跨出那道門。

            05

            宋徽宗走了,李師師趕快把床下的周邦彥拉出來。

            剛一站直了身子,他便笑彎了腰,邊笑還邊口齒不清地說,剛才那些話我都聽到了。哈哈哈。

            李師師皺皺眉。

            來青樓這么多次,哪一次女子同男子打情罵俏時不是別別扭扭,輕聲細語。聽到又怎樣?

            周邦彥也不含糊,既然被他看到了,他一定要把宋徽宗的事寫出來。

            一首《少年游》新鮮出爐:

            并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箏。低聲問向誰邊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不知是真喜歡這首詞,還是覺得唱出去一定能逗逗皇帝比較有趣,李師師居然把這首關于宋徽宗的閨房趣事詩譜成了曲,天天練唱,就等著找機會唱給宋徽宗聽。

            06

            很快,機會來了。

            宋徽宗喝酒喝到興頭上,讓李師師唱一首。她一時高興就把《少年游》給唱出來。

            宋徽宗一聽全是那天的閨房之樂,還滿心歡喜地聽著,一直聽到她唱完。

            “是你寫的?”

            李師師也不含糊,她就是要故意說出來,那樣才好玩?!笆侵馨顝┳V的?!?/span>

            這句話一說出口,她自個心里就樂了。她看見宋徽宗的臉色由粉嫩的充滿熱氣的紅變成了冷颼颼的鐵青。

            他幾乎一動不動地愣了好一會兒,然后才站了起來離開。

            他剛走,李師師便忍不住笑。

            她喜歡看他生氣吃醋的樣子。真可愛。

            她讓人幫她收拾東西,她要去見見周邦彥。

            07

            周邦彥這時候才叫得不償失。

            他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渡口,正準備離開汴京。遠遠的,他看見一個人,那正是風塵仆仆的李師師。

            “你怎么來了?”

            “我去你家里找不到你,別人都說你要離開汴京了?!?/span>

            他先是低頭不語,后來才說把一切出來。

            中午皇帝突然派人來家里說要治我個輕薄之罪,找借口把我趕出汴京。這不,我剛要走,你就來了。

            兩人迎著風口,向左前方看去,到處都是背著包袱,要離開汴京的人。他們要么拖家帶口,要么孤身一人。

            唯一的共同點是,看起來都一樣的窮,窮不堪言。

            李師師突然很鎮靜的說,“花石綱這種事什么時候才能平息啊,真可怕?!?/span>

            周邦彥默不作聲,他無法預計。

            他聽親戚朋友說,如今花石綱內部管理混亂,每到一處便像強盜一樣沖進民宅,把別人世世代代積累下來的家業,祖產全部收歸自用。

            特別是給大石頭貼封條的時候,只要一貼上封條,立馬就下令讓人日夜看守,不能破壞,要是石頭受一丁點委屈,全家都跟著受罪。

            很多人一聽到花石綱的人要來,嚇得趕緊收拾東西,跑的跑,溜的溜,什么都顧不上了,而有些人因為窮得受不了,要么加入了方臘起義,要么去了梁山,整個世界都亂套了。

            李師師嘆了口氣,讓周邦彥先別走。

            很晚了,李師師才回到安鎮坊,一進屋,宋徽宗居然在等她。

            瞬間,她眼睛紅腫,大滴大滴的眼淚涌出——大概是因為自己生在亂世而哭,但也是為一個溫暖的人在等她而哭。

            “怎么啦?”

            “我去送周邦彥了,他又譜了曲?!?/span>

            “這次有什么新鮮玩意兒?!?/span>

            李師師吸了吸鼻子,你要是想聽,我可以唱給你聽。

            還沒等宋徽宗點頭,她便唱開了。

            這就是那首:

            《蘭陵王》

            柳蔭直,煙里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讖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桑條過千尺,閑尋舊蹤跡,又酒趁哀弦,燈映離席。

            唱到最后,李師師泣不成聲。她想起了渡口上看到的那些窮苦之人,想到了自己的過去。

            她小時候不就像他們一樣嗎?

            一生下來母親就去世了,四歲爹爹又被人冤枉死在大獄里。她抬頭看了看宋徽宗,覺得要是自己是他這樣男兒身就好了,父親的仇當年就能報,何必落地為妓呢?越是活著,越找不到生活的意義。

            宋徽宗越聽越覺得凄涼,聽到一半也哭了。

            第二天他下旨召回周邦彥,從此與周邦彥成了朋友。

            08

            1126年,金給北宋的滅亡倒計時只剩下最后的一年,靖康之變開始了。宋徽宗嚇壞了,主動退位,做了太上皇。他正準備逃難,李師師這位紅顏知己也被拋諸腦后。

            缺了宋徽宗的照拂,李師師似乎也沒了繼續做妓女的動力。

            她突然發現,家破人亡的時候,安鎮坊居然還是一片歌舞升平,不怕死的樣子。

            她非常震驚。

            四歲那年,老鴇李媽媽收留了她,從此便吃喝拉撒住在這安鎮坊。

            奢侈、拜金,醉生夢死,幾乎是刻在她生命里的利劍,拔出來幾乎是不可能了。

            可如今她卻覺得金錢、名利是如此的虛幻,如此讓人厭惡。

            她一直以為她的古靈精怪是在反抗宋徽宗的寵愛,如今想來,正是因為有了他這位大才子的照顧,她才有了比安鎮坊上下所有姐妹更開闊的視野,才敢大膽地跳出小女子單一而扁圓的小世界。

            她該如何報答?

            她把多年來攢下的所有財產拿出來。

            這些,全是宋徽宗給她的。

            她要把它們送給上前線的戰士們。

            09

            她聯系上了一個叫梁師成的人。

            據說他能將她的心意送到軍中。

            她信了。

            她還能信誰?

            周邦彥死了,宋徽宗又暫時聯系不上。

            她轉身拿出一瓶很久以前宋徽宗送她的御酒,讓梁師成轉給將士們喝,“就說是皇上給的,他們一定很高興?!?/span>

            梁師成拿著這瓶從來沒見過的御酒,當晚就自己喝了。

            過了幾天,李師師不放心,覺得自己那瓶御酒根本犒勞不了出征的將士們,于是她又找到梁師成,當即給了他三百兩銀子,讓他買酒給將士們喝。

            這三百兩銀子,自然是到不了將士們的口中了。

            李師師越想越不對勁,一問之后,才追悔莫及。但她也顧不得許多了,前半生全靠在男人身上,這下子沒人可靠,只有靠她自己了。她抓住機會,集結游勇,開始練習武功。

            有人問她如何稱呼。

            她只說,“飛將軍?!?/span>

            她比任何時候都活得灑脫。

            然而,女人——一個前半生從來未習過武的名妓,如何能抵擋金國萬千勇士?汴京告急的時候,她表示愿意將徽宗給的所有錢財充入軍餉。等她終于聯系上宋徽宗了,她便要求“棄家為女冠”,從此住在慈云觀為尼,傾萬千家財,也要救北宋。

            然而,等金軍攻進汴京時,她等來的不是北宋的勝利,而是宋徽宗被俘,北宋被滅。

            宋朝南渡后,便再也找不到她的蹤影了。

            有的說,她自殺了。

            有的說,她出家了。

            10

            當年的艷冠一時,到頭來卻是潦倒度日。

            中年的李師師給人的感覺,已經不像是名妓了。

            沒有了名妓的風采。

            沒有了名妓的奢華。

            可是,這不就是她嗎?

            一生從未太平過,又何來假裝享樂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女神書館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名妓李師師:床下藏邦彥 作詞戲徽宗(組圖)
            ?《少年游》:從宋徽宗青樓私會李師師,窺探宋朝的人間風物
            北宋青樓:色藝雙全又如何 不敵后臺潛規則
            李師師是誰?她與亡國之君宋徽宗有什么故事?
            【隨筆】胭脂色的戀情
            跟皇帝搶女人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亚洲一级无码AV毛片琢磨影院
            1. <td id="iqhy0"></td>

            2. <tr id="iqhy0"><label id="iqhy0"></label></tr>

                <li id="iqhy0"></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