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fui90"></pre>

      <td id="fui90"><ruby id="fui90"></ruby></td>
      <big id="fui90"><strike id="fui90"></strike></big>
      <table id="fui90"><span id="fui90"></span></table>

      1.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新蝙蝠俠,究竟「新」在何處?

        作為超級英雄中的人氣天花板,蝙蝠俠的魅力無需贅言。

        過去三十年,無論大銀幕還是小熒屏,對黑暗騎士傳奇的演繹不計其數。

        然而,過度開采的后果,便是透支觀眾對該角色的熱情與共情。

        當“韋恩夫婦之死”的故事,正從悲劇一步步淪為段子的時候,戲謔調侃間,無不透著觀眾的無奈與苦澀。

        而就當大家認為,這一IP很難再有新意時,《新蝙蝠俠》悄然而至。

        萬眾期待,但也伴隨爭議。

        畢竟,在當下好萊塢炒冷飯搞情懷的風氣下,單單只有新故事和新卡司,不足以成為吸引觀眾買票的理由。

        然而,《新蝙蝠俠》仍舊席卷全球,靠的依然是一個“新”字。

        它的內里,既有推陳出新,也有不破不立,將這個幾近僵化的IP玩出了新花樣。

        個中奧妙,我們一一品咂。

        01

        新蝙蝠俠,“新”在何處?

        首先,它的人設夠新。

        當然,這里所說的“人設”,是透過怎樣的方式,開啟這個故事。

        過去的三大系列,幾乎試遍了蝙蝠俠開篇的所有可能。

        諾蘭三部曲,拍的是“元年”。

        《俠影之謎》中,從少年布魯斯墜入蝙蝠洞,一五一十講起:父母雙亡、外出云游、拜師影武者……一切按部就班,規矩但有效,足夠建立起觀眾的共情。

        扎導的DC宇宙,拍的是“歸來”。

        《蝙蝠俠大戰超人》中,老爺已然年過四十,歷盡滄桑。舉手投足間,皆是歲月賦予經驗與老辣。

        這也沒啥毛病,畢竟在扎導的構想里,超人才是塑造的重點。他鏡下的蝙蝠俠,是超人的前輩、對手、良師。至于獨立人格,尚還著墨不多。

        而蒂姆·波頓開啟的上世紀老四部,索性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蝙蝠俠1989》中,初次亮相,黑暗騎士便已是養成模式,令所有罪犯膽寒。

        顯而易見,這位視覺系怪才并不屑于刻畫人物。蝙蝠俠更像個媒介,透過他的眼睛,去呈現光怪陸離的哥特哥譚。

        《新蝙蝠俠》的起源,迥異于以上任何一種模式,聚焦于此前版本鮮有涉足的領域——第二年。

        這是個頗可玩味的時段,如若代入剛剛步入社會的職場年輕人視角,一看便知。

        第二年,往往沒有第一年的新鮮感與沖勁兒,取而代之的是不適、倦怠和迷惘。

        這一版的蝙蝠俠,正是如此。青澀+躁動,是他最鮮明的人設。

        在批評電影的聲音中,有種觀點認為,無論說《新蝙蝠俠》是偵探片還是動作片,理由都不成立。

        因為本片推理菜的一比,也沒啥動作大場面,通篇缺乏爆點。

        然而,這種觀感恰恰是主創想要達到的效果。

        頂著“世界上最偉大偵探”的頭銜,這里的蝙蝠俠卻連解析電碼都不會,全憑管家阿福代勞。

        就連解析謎語人設下的謎題,都要經過企鵝人的無心提示,才能找到答案。

        但他沒有偵探素養嗎?未必。

        影片一開始,蝙蝠俠就通過死者手上的淤血斑,推測大拇指是在活著的時候被切下,反應速度比任何警員都要快。

        由此可見,現在的他,正處在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半瓶醋”階段。

        有天賦,但終究只是個新手。

        腦瓜尚且待開發,那身手呢?

        電影上映之前,本片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先導預告中那段駭人的拳腳。

        單看動作倒是挺爽,但細想之下,導演想要呈現的,并不是他有多么高超的格斗技巧,而是那股子沒輕沒重的架勢。

        倘若換成此前任何一版老爺,絕不會下死手暴揍一名雜兵,盡量點到為止。

        真正成熟的蝙蝠俠,暴戾但絕不濫用暴戾。懲惡是匡扶正義的手段,而非宣泄情緒的目的。

        此外,片中還有一處細節,堪稱妙筆。

        當逃過警察的圍追堵截時,蝙蝠俠在窗檐下意識后退,臉上寫滿惶恐。

        老爺恐高了。

        此前三十年,多少個版本,都有蝙蝠俠縱身飛躍的鏡頭,但向來信手拈來,眼都不眨。

        本·阿弗萊克版蝙蝠俠

        唯獨這版,他的下意識反應,是害怕。

        人們形容蝙蝠俠時,常用“凡人之軀,比肩神明”做贊頌,但長時間的演繹下,大家只記得“比肩神明”,卻忘了“凡人之軀”。

        《新蝙蝠俠》想做的,正是喚起被神性光輝遮擋下的人性本源。

        與能力的青澀相對應的,還有心智的躁動。

        三十年的不斷刻畫,觀眾對老爺的人設,已經形成了認知。

        人前花花公子,人后罪惡克星,凸顯的正是人設上的強烈反差。

        方·基默版蝙蝠俠

        然而這版蝙蝠俠,卻有意淡化了“人前花花公子”的形象。

        《新蝙蝠俠》中,布魯斯并不常以真面目示人。

        片中大半篇幅,他都是整裝待發的蝙蝠俠模式,哪怕摘下面具,也更多是抹上眼影、戴上頭盔的半cos裝束。

        換言之,他痛恨真實身份,痛恨自己的出身,痛恨面具下的這張臉。

        這才應該是青年蝙蝠俠該有的狀態,彼時的他心態躁動,時刻準備掀翻舊世界。

        他并未做好長時間雙重身份的打算,寧愿自己永遠是蝙蝠俠,而非躺在原生家庭里吸血的富家子弟布魯斯·韋恩。

        同樣的躁動,還體現在不會拿捏自己的心緒。

        這版蝙蝠俠與貓女的感情戲,頗可玩味。

        沒啥情節上的硬推動,戲全在眼神里。

        起初,蝙貓合作查案時,蝙蝠俠主動幫貓女檢查佩戴的智能隱形眼鏡。

        什么都不說,就只是勾著下巴,四目相對30秒。

        連貓女都以為這傻大個打算索個吻,而他卻什么也沒干。

        蝙蝠俠難道不知道其中濃烈的性暗示嗎?當然知道,但他不care。

        這一舉動,更多是在對性感撩人、情場段位遠高于他的貓女挑釁——

        我可不是外面那些普信男,老子志在星辰大海,去特娘的兒女情長。

        然而影片結尾,蝙蝠俠真香了。

        面對貓女的十分灑脫的道別,反而是這個少言寡語的漢子顯出了不舍。

        一句“保重”,不像此前蝙蝠俠能說出來的話,但卻足夠真實。

        換言之,導演馬特·里夫斯并未在拍超級英雄,他想拍的,其實是個菜鳥憤青。

        他初出茅廬,業務不精,沒輕沒重,憤世嫉俗,矯情濫情。

        年輕人不要太氣盛,但不氣盛枉為年輕人。

        既混不吝,也拎不清,可這些,才該是養成進行時的蝙蝠俠該有的樣貌。

        02

        另一種“新”,體現在技法上。

        長期以來,蝙蝠俠電影最大的槽點,正是本片最應攻堅的難點。

        那就是“如何處理韋恩夫婦之死”。

        此前的每一版,都有韋恩夫婦被槍殺的具體鏡頭,這是一切故事的起源,是布魯斯成為蝙蝠俠的必經之路。

        但是被重復了一遍又一遍后,皮球被踢到《新蝙蝠俠》腳下,尷尬了。

        拍吧,難出新意,觀眾也會反感;但要是不拍吧,故事又講不明白。

        在此重壓下,本片被迫做了革新,好在效果卓群,劇作手法堪稱高級。

        它沒有直接呈現那場槍殺案,而是透過細節融進故事里。

        影片造型曝光時,蝙蝠俠胸前的logo就十分醒目。

        那材質,分明就是將一把槍溶解后,做成的飛鏢狀。

        而明眼人都明白,這把槍必定是當初殺害韋恩夫婦的兇器。

        單憑這一處設計,就將意義與痛感直接砸進觀眾心坎里。

        細節不止于此,片中有個露臉不多的小角色,不容忽視。

        當片中第一名死者——市長被殺后,案發現場外,蝙蝠俠在一名孩童旁駐足,愣了兩秒。

        要知道,這版蝙蝠俠懟天懟地,跟阿福說話都帶刺兒,但偏偏在這個男孩面前格外柔情。

        因為他正是市長的孩子,也正是他,第一個發現了父親的尸體。

        而一個八歲孩童,親眼目睹父親死狀,將會是伴隨一生的陰影。

        這種苦楚,蝙蝠俠明白。

        只消一個眼神,那種強大的情感沖擊力,遠比又雙叒殘害一遍韋恩夫婦更有效果。

        而此后,這一角色也頻繁出現故事當中,作為蝙蝠俠心境的投射。

        直至影片最后,當大水侵襲了哥譚市,蝙蝠俠也第一個將援手伸向了這個孩子。

        這標志著,他與過去的自己和解,用拯救的信念,取代復仇的怒火。

        除了這些自創的翻新,在借鑒前人智慧上,本片也很聰明。

        有兩部影史經典,成為了《新蝙蝠俠》的靈感來源。

        當謎語人在市長尸體上涂鴉“不能再有謊言”時,這種儀式感和自以為是的正義,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七宗罪》。

        這部大衛·芬奇創作的經典犯罪片,與本片有著異曲同工的妙處。

        蝙蝠俠和戈登警長,完全可以分別代入《七宗罪》里的布拉德·皮特和摩根·弗里曼。

        一個年輕草率,一個沉穩內斂,共同調查兇案,彼此都有成長。

        反派謎語人則無需贅言,完全就是凱文·史派西的翻版。

        他自以為在替天行道,甚至自愿被捕后的行為,也側面推動了最終陰謀的施行。

        另一部致敬的經典電影,則是《沉默的羔羊》。

        蝙蝠俠一角,完全可以代入朱迪·福斯特飾演的女警探克拉麗絲。

        作為沒有編制的義警,蝙蝠俠被片中大小警員所不屑,并在探案過程中,逐漸發掘埋在心底的童年陰影。這些都與原作女主的成長心路一毛一樣。

        而最直截了當的一處致敬,在片中被遺憾摘掉。

        刪減片段中,曾有個蝙蝠俠前往阿卡姆瘋人院,向小丑討教謎語人線索的橋段。

        怎料小丑段位遠高此時的阿蝙,分析謎語人的同時,友情附贈心理輔導,幾句話噎的蝙蝠俠心慌意亂,透不過氣。

        不必多說,小丑的對照正是《沉默的羔羊》中讓人膽寒的食人狂魔漢尼拔。

        這些情節的對位,在懂行的影迷看來,是十分高級的迷影梗。

        如若站在普通觀眾角度,這些拿來主義的前人智慧,也正是吸引他們的地基,確保電影質量不會塌陷。

        馬特·里夫斯一直是這樣既謙遜、又聰明的導演。

        前作《猩球崛起3》中,他便借《人猿星球》的殼子,體現《現代啟示錄》的肌理。

        《新蝙蝠俠》里借鑒的兩部佳作,同樣對解讀電影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而這位新銳導演的本事,又不僅在劇作和迷影。

        視聽調度,同樣是他的拿手好戲。

        這一版蝙蝠俠,拍出了此前版本中最令人忽視的特質——壓迫感。

        比如被觀眾津津樂道的前十五分鐘序幕戲,蝙蝠俠直到最后才現出真身,通篇只是蝙蝠燈被點亮后,哥譚犯罪分子的各種反應。

        有的蠢蠢欲動,但心里沒底;有的失魂落魄,走為上計。

        個中反應,透的都是同一種暗示——他不好惹。

        而足以被列入華彩篇章的追車戲,視聽語言亦有嚼勁。

        企鵝人的車被掀翻在地,頭朝下眼看著蝙蝠俠緩緩走來,卻無能為力。

        其實,同樣的鏡頭,也曾出現在漫威的《美國隊長2》里。

        當弗瑞局長面對冷血殺手冬兵時,那種步步逼近的架勢,似乎只有等死的份。

        同樣的視聽語言,漫威用來寫反派,DC用來寫超英。

        說白了,里夫斯拍蝙蝠俠的手法,一定程度上挪用了傳統類型片中,對反派人物的調度方略。

        這其實也是一種視角的代入,在犯罪分子眼里,蝙蝠俠就是駭人的。除了身份是義警,手段和悍匪沒啥兩樣。

        這種出格的設計,才算是真正觸及到了角色肌理。

        03

        第三種“新”,新的是內核。

        聊起蝙蝠俠,永遠避不過一座高山——諾蘭三部曲。

        對許多人而言,它不僅是蝙蝠俠IP的巔峰,更是超英史上不可逾越的經典。

        《新蝙蝠俠》作為后來者,自然逃不過被拿來做對比的宿命。

        然而,導演里夫斯似乎對前者頗為不屑。

        甚至可以說,《新蝙蝠俠》對諾蘭版做了有意的顛覆。

        這還要從片中謎語人的真實身份說起。

        他原是哥譚孤兒院養大的棄嬰,韋恩夫婦死后,財團對于慈善事業的補助日益縮減,謎語人恨屋及烏,將罪名扣在了腐朽的哥譚上流社會上。

        面對蝙蝠俠,他一眼就看出對方家境殷實,言語間有些“何不食肉糜”的嘲諷。

        其實早在諾蘭版中,就曾有一位設定相似的底層孤兒。

        那便是系列完結篇《黑暗騎士崛起》里,由囧瑟夫飾演的羅賓。

        同樣在哥譚孤兒院長大,也曾因集團削減慈善投入,親眼目睹了不少孤兒朋友被迫淪落下水道的慘狀。

        然而,他卻沒有黑化,不僅憑借自己的努力考上警員,還依靠聰明才智一眼洞悉布魯斯就是蝙蝠俠。

        借用他的話說,我們身世相同,無論貧富,本質都是孤兒,所以我理解你,支持你,快點振作起來拯救哥譚吧!

        在諾蘭的鏡頭下,這樣的角色成為蝙蝠俠重出江湖的強心針,最后甚至索性繼承了老爺衣缽,成為下一任黑暗騎士。

        反觀《新蝙蝠俠》里,這樣的人設,卻是很順拐的走向犯罪道路。

        誠然,諾蘭有千般優秀,但有一點不容忽視:他是絕對意義上的精英視角。

        無論俠影、黑騎還是崛起,基本都只是幾位高知之間的對壘,他們只有觀念差異,沒有立場差異,探討各種形而上的政治命題,忽視普通民眾在洪流當中的作用。

        就算是小丑、羅賓這樣的苦出身,也不是什么等閑之輩,用聰明才智彌補了身份差。

        正因如此,成績優秀的警員羅賓,才會主動鼓勵一個來自上流社會的富家子弟,去共情他的困難。

        邏輯確實能自洽,但總少了一絲煙火氣。

        《新蝙蝠俠》中的謎語人,要的就是煙火氣。

        一個底層出身的孤兒,毫無背景資歷,更沒有幸福的童年和值得依靠的家庭,一旦再有些二極管的極端思維,那他大概率不會是羅賓,而趨近于這副模樣。

        而除謎語人外,對于諾蘭精英視角的悖離還有很多。

        眾所周知,蝙蝠俠有錢。

        但絕大多數版本,充其量將“有錢”當成個奇觀,于是才會有《正義聯盟》中的“鈔能力”名場面。

        諾蘭版在很大程度上,認可并共情了富人,主要體現在對其父托馬斯·韋恩的完人形象塑造。

        他曾對兒子說,我們的財富來源于哥譚的饋贈,所以我們家族要回饋哥譚人民。

        但近些年的DC電影,已經不止一次對托馬斯·韋恩進行負面刻畫了。

        先是《小丑》中不近人情的虛榮形象,其后又是《新蝙蝠俠》。

        當下的DC,無情戳穿了既得利益者們的局限性——立場。

        片中阿福親口承認,托馬斯曾經導致了一名記者冤死,而他當初只是想讓法爾科內嚇唬下這個不肯收錢閉嘴的硬骨頭。

        此時令他后悔不已,甚至想要向當局告發法爾科內,這才招致了殺身之禍。

        即便如此,在這件事上,托馬斯難道就沒有責任嗎?

        有,且很大。

        他活得太簡單了,以為黑幫的嚇唬就真的只是嚇唬。富有圈住了他的思維,讓他簡化了對世界的思考。

        換言之,這是一個關于“屁股”的故事。

        立場,決定了局限。

        這毛病,托馬斯有,兒子布魯斯也有。

        《新蝙蝠俠》的主線,由一次次謎語人對道貌岸然者的獵殺所貫穿,每一位死者的倒下,即象征著蝙蝠俠一部分信念的崩塌。

        市長的死,是政府公信力的瓦解;

        警察局長和檢察官的死,是公檢法的幻滅;

        而上文提到的托馬斯韋恩,既道出了資本的偽善,也象征著父輩遺志的消逝。

        最終殺招,則來自敵人的直言不諱。

        片中有個有趣的設定:布魯斯似乎不喜歡叫自己蝙蝠俠,“Batman”一詞,更像是謎語人給他起的諢名。

        從始至終,他介紹自己時只說:我即復仇。

        然而片尾大戰時,謎語人軍團的一個雜兵,卻也原封不動地喊出了這句話。

        布魯斯呆住了,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問題所在。

        一直以來,他始終在復仇,所謂匡扶正義的托詞,實際只是在宣泄戾氣。

        而他和謎語人其實在干同一件事,都想用自己的方式,將哥譚凈化。

        本質上,他倆的所作所為,沒有什么不同。

        接下來,才到了轉變的時刻。

        他割斷電線,掉入水中,點燃了它。鮮紅的火光下,他從懲治反派的悖論中走了出來,引領、拯救、啟蒙民眾。

        自此,他終于從復仇使者變成了超級英雄。

        長時間,有多么長的時間,我們把蝙蝠俠捧上神壇太久了,似乎他就該和超人硬剛,和小丑對峙,同正義聯盟上天入地。

        有多久,我們沒有看到他去彎下腰,去抱一個孩子,拯救一個平民。

        這正是本片最令我感動的地方,因為群眾路線,才該是超級英雄的本源。

        如上這些“新”鮮之處,都是《新蝙蝠俠》所嘗試做到的。

        當然,礙于市場因素,它還不夠決絕。

        比如謎語人最終陰謀的強行降智,實屬敗筆。

        此前一直在利用仇富心理煽動民粹的他,根本就沒有理由將屠刀揮向平民。

        而這么做,說白了只是出于道義考慮,給蝙蝠俠戰勝反派提供師出有名的依據。

        但這似乎也在暗示,當下全球范圍內,社會矛盾激增的情況下,大多數觀眾,恐怕會更傾向于謎語人的信條。

        強行扣上普世缺陷的帽子,恰恰說明了主創的不自信,不敢讓振振有詞的謎語人,公然和蝙蝠俠的價值觀相對壘。

        從2019年的《小丑》,到2022年的《新蝙蝠俠》,DC所刻畫的,真真切切是對社會矛盾的隱憂。

        然而,這本身就很偉大。

        超級英雄片,一直都是幼稚的代名詞,似乎只配標新立異,天馬行空。

        兩部蝙蝠系爆款的成功,卻徹底將局面扭轉。

        據傳聞,《新蝙蝠俠》還將出品《企鵝人》和《哥譚重案組》兩部衍生劇,續集也在籌備的路上。

        還希望馬特·里夫斯引領下的主創團隊,給我們提供更多探索世界的可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第十放映室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蝙蝠俠》:從諾蘭說起
        好萊塢大片打了多少人的臉?我們看《新蝙蝠俠》就明白了
        《新蝙蝠俠》26個彩蛋解析:緘默和小丑客串登場,史上最還原漫畫的蝙蝠俠
        蝙蝠俠的后繼者永遠不會間斷,因為在哥譚市,英雄會永存
        完整解讀諾蘭版電影《蝙蝠俠》三部曲
        我拿放大鏡看了3遍《小丑》,終于找到DC翻盤的秘密...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亚洲一级无码AV毛片琢磨影院 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 18禁止观看强奷免费国产大片 在线观看免费AV 精品福利制服丝袜在线视频

      2. <pre id="fui90"></pre>

          <td id="fui90"><ruby id="fui90"></ruby></td>
          <big id="fui90"><strike id="fui90"></strike></big>
          <table id="fui90"><span id="fui90"></spa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