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fui90"></pre>

      <td id="fui90"><ruby id="fui90"></ruby></td>
      <big id="fui90"><strike id="fui90"></strike></big>
      <table id="fui90"><span id="fui90"></span></table>

      1.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巴爾干的火藥桶:波黑戰爭


        背景與起源
        波黑戰爭發生于1992年4月至1995年12月,與科索沃戰爭、斯洛文尼亞戰爭等等一樣,都屬于上個世紀發生于前南斯拉夫聯邦共和國的系列內戰,而究其根源既是各種歷史遺留問題的集中爆發,同時也是多種巧合和利益因素的共同作用。

        從歷史角度來說,南斯拉夫聯邦共和國位于巴爾干半島,該地從古希臘和羅馬時代就是東西方勢力重點角逐的戰場之一。也因此,在巴爾干半島的歷史上一直鮮有大一統的國家,而更多是不同民族的混居,恰又因中世紀時期天主教和伊斯蘭教的百年仇殺,為此巴爾干半島可以說從文化里就埋下了沖突的種子。
         



        時至20世紀初的兩次世界大戰,由于彼時民族獨立運動意識的覺醒,在巴爾干半島上也興起了各民族獨立的浪潮,這其中塞爾維亞王國曾一度完成巴爾干半島的統一,但事實上其結構卻并未根本改變王國內民族自治的事實。于是乎,整個塞爾維亞王國就像一個期權結構嚴重缺陷的創業公司,表面上各個股東都看似公平的持有相同份額的股票,而公司的對外事業也確實是在處于不斷的增長中。但問題的點在于,持有相同股票份額的各個股東們,其分管業務的權重是并不相同的。為此,每當在外有別的公司來競爭和威脅到股東們的全體利益時,股東們總能團結在一起一致對外。而每當外部威脅消失后,則他們就又會陷入嚴重的內耗中去。起初,有鑒于創業初期時局艱難,大家還只是辦公室里相互挖苦兩句,但隨著公司底盤的不斷發展,利益蛋糕的越發擴大,則相互使絆子,挖墻腳和親切的問候對方直系親屬就成了常態。而這一切的結果是,雖然公司業務擴大了,但內耗隨之也在不斷擴大,最終愈演愈烈,終成另起爐灶的不了之局。
         

        鐵托的功與罪
        話回正題,那么就近代來說,波黑戰爭或者說南斯拉夫的直接悲劇又來自哪呢?事實上這一點正是來自于南斯拉夫的締造者-鐵托身上。鐵托,全名約瑟普·布羅茲·鐵托,他于1892年5月7日出生于當時屬于奧匈帝國的克羅地亞-斯拉沃尼亞王國的庫姆羅維茨村一個農民家庭,其父親名為弗蘭約·普羅茲,是克羅地亞人,母親瑪麗亞,是斯洛文尼亞人。應該說,像許多著名的英雄人物一樣,鐵托的出生并不好,但也正是這種居于貧苦的家境使得鐵托從小就鍛煉了極強的心性。再后來,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鐵托也像無數當時的青壯年一樣被奧匈帝國征召入軍,但讓人未曾想到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后奧匈帝國戰敗,塞爾維亞贏了得獨立,而鐵托也在命運的引導下接觸到了布爾什維克和共產黨,并最終在1920年成為了一名南斯拉夫籍共產黨的正式黨員。不過有趣的是,也像彼時其他國家內的共產黨一樣,南共很快也被自家的政府宣布為非法組織,為此鐵托此時的經歷可以說一如其幼年的貧困一樣,充滿了無盡的艱辛。而真正使得鐵托乃至南共脫穎而出的是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反納粹戰爭。在當時,希特勒德國于1941年4月6日實施第25號計劃,以十萬大軍大舉侵略南斯拉夫,南斯拉夫王國政府僅抵抗不到11天就宣布投降。一時之間,整個南斯拉夫人都陷入了絕望,但就在這危難之際,鐵托以南共中央的名義向全國人民發布了著名宣言,號召人民團結起來和法西斯干到底,這一振聾發聵的聲音贏得了人民的支持。而在后來的幾年里,鐵托也確實踐行了他誓與納粹不死不休的誓言。最終,由鐵托領導的南斯拉夫人民軍在巴爾干成功拖住了法西斯數十萬軍隊,不僅為整個反法西斯戰爭做出了偉大貢獻,同時也贏了南斯拉夫的解放和列國的認同。
         



        但常言道,太陽底下無新事,二戰后的世界并沒有因為法西斯的滅亡而進入無限美好,隨著美蘇兩個巨人在世界各處的明爭暗斗,位于南歐東部的巴爾干半島也再次像它在歷史上任何時期一樣變得舉足輕重起來。恰逢此時,2戰后的斯大林意氣風發,樂于作為共產國際老大哥為各個小兄弟們指點迷津。于是乎同樣是巨人的斯大林遇到了同樣是強人的鐵托,雙方也就不免越來越不對付了。不過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南斯拉夫在1946年通過憲法,從王國變成了南斯拉夫人民共和國,基本確立了以塞爾維亞、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黑山和馬其頓六個成員共和國組成的體系。其基本精神是在承認各民族平等的同時,繼承和服從于南斯拉夫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領導下的體制,這在相當程度上是一種巨大的進步,也因此使得鐵托領導下的南斯拉夫在巴爾干半島獲得了巨大的聲譽。但也或許正是鐵托過于謀求南斯拉夫模式在巴爾干半島推廣,沒多久他便與斯大林領導下的蘇聯體系發生了分歧,而這其中一個最直接的例子發生在1947年8月。此時,新南斯拉夫與保加利亞達成了系列雙邊協議,由季米特洛夫執政的保加利亞同意將原屬該國的爭議地區皮林馬其頓并入南斯拉夫內的馬其頓共和國,并就此還與南斯拉夫進行了多次關于政治、經濟、文化等多方面的合作。斯大林在聽聞后十分光火,因為這不僅意味著手下的小兄弟在背著自己亂搞,同時強化后的巴爾干半島強權無疑也會對蘇聯的安全帶來了一定不穩定的因素。為此,斯大林致信給兩國領導人,并在其中措辭十分嚴厲。但與其他人不同,鐵托的一生概括起來說就是戰士的一生,他當年僅有數千人尚可在希特勒的瘋狂圍剿下談笑風生,何況此時的南斯拉夫早已不是吳下阿蒙。為此,蘇南兩國的裂痕也在不斷擴大。在1949年秋天,局勢更是演變到蘇聯在南保邊境陳兵十幾個師以備隨時動武的地步,并且斯大林還曾多次派出殺手暗殺鐵托,可見這兩個本是同宗同源的布爾什維克已經到了不得不徹底決裂的矛盾頂點。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蘇南關系也曾得到過緩和,但緊隨著后來匈牙利事件的爆發,雙方再次陷入冰點。因為本質上,無論是斯大林還是赫魯曉夫,無論是姓資還是姓共,蘇聯的國土安全始終都是蘇聯執政者內心中更為優先級的存在。但蘇南的決裂對于南斯拉夫的一個直接問題卻在于,這使得南斯拉夫面臨著一個信仰重塑的尷尬境地,因為對于信奉共產主義是人類終極成就的共產國家來說,蘇聯從來都是最早的發源地以及共產主義發展道路上的帶頭大哥。如今與蘇聯的決裂,是否意味著南斯拉夫從此已不再信仰共產主義了呢?再其次,如果說上述問題對于鐵托僅僅是宣傳上的燒腦游戲的話,那么接下來失去蘇聯的經濟援助則對于百廢待興的南斯拉夫來說,卻是最為影響直接的。在這個問題上,鐵托苦思良久,他明白問題不能從一個極端倒向另一個極端,如果說因為和蘇聯決裂而就一味投入歐美等資本主義的懷抱,那么本質上并沒有與信奉斯大林的共產國際有什么根本不同。為此,鐵托最終確立了南斯拉夫特色的社會主義,其核心精神是不結盟和不一邊倒的獨立自主發展政策,在后來這也被稱為鐵托主義。
         

        鐵托的經濟政策
        話說到這,是不是有朋友會發覺這個政策幾乎不就是后來中國改開的翻版嗎?事實上,鐵托主義的確與后來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雙方都最終放棄了以大規模國有計劃經濟為主體的發展模式,轉而鼓勵民間經濟向市場經濟靠攏。但在深層次里,與中國不同,南斯拉夫拋棄計劃經濟更為徹底,他在法理上幾乎取消了一切用于宏觀調控的措施,而將中央權力下放地方,工廠交由工人組成的委員會管理。這一系列措施在初期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南斯拉夫經濟的蓬勃發展,其成就我們僅用一則例子即可證明,如電視機在20世紀80年代尚在中國屬于少見的奢侈品,而南斯拉夫早在20世紀60年代的電視機普及率就已高達50^%,基本上每1.8個家庭就擁有一臺電視機,可見鐵托主義經濟政策在早期為南斯拉夫帶來十分驚人的活力。然而經濟繁榮的背后,事實上這一系列政策也潛藏著當時人很難看清的隱患。首先,鐵托無疑是一位十分出色的領袖,也正是在他的領導下使得南斯拉夫內的幾個成員國彼此攜手合作,共同開創了南斯拉夫的大好局面。但鐵托主義在很大程度上又削弱了中央政府的權威,是,鐵托本人的人格魅力和手腕可以使得各個成員國心甘情愿的為南斯拉夫共創輝煌,可問題是如果鐵托不在了呢?對于自己不在后的局面,很難說鐵托沒有預見,事實上在他執政之時即著手處置了多次民族問題,而這一系列成功使得鐵托有理由相信,即使自己百年之后,由他所一手帶出的管理班子仍舊可以照著先前的成功經驗應對任何危機。然而事實上鐵托低估了一個多民族的國家最終融合為一體的艱難,尤其是這些民族在歷史上從來就是相互敵視和各自為政。
         



        于是乎,非常有趣的是盡管鐵托本人是一個傾向于民主的共產主義者,但他本人的實際統治卻是趨于獨裁和專制的,而與此同時鐵托又極端厭惡君主制。這就使得這個政權陷入了一個十分怪誕的境地,即它相當多的成就是建立在鐵托一人之上,而這個人卻并沒有一個君主制的腦袋,這一點也可謂是南斯拉夫最終分裂的根本原因之一。與此同時,政治上的先天不足也最終反作用在經濟上,本來說南斯拉夫的特色社會主義經濟鼓勵人民自治,在很大程度上開創了南斯拉夫的繁榮,但事實上經濟繁榮背后的地區不平等和貧富差距卻仍在擴大。比如早年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由于更靠近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歷史上也是歷代巴爾干統治者的經營重心,為此其自治經濟便發展得十分良好。以80年代初的斯洛文尼亞為例,彼時該國領土和人口僅占全國的8%,但生產總值卻占到了17%,而與此同時像馬其頓等內陸山地國由于地理環境特殊,卻在經濟上十分疲軟。為此,南斯拉夫政府不得不試圖通過讓富國補貼窮國的政策來緩和內部不同的經濟發展。但誠如上述所說,這一系列舉措之所以能生效,主要所憑借的仍是鐵托的個人魅力,而非一套完整的制度設計。南斯拉夫深層的經濟問題還在于它的經濟結構,由于該國也像新加坡一樣,嚴重缺乏石油等能源,為此高度發達的同時也使得它對外部輸入有嚴重依賴,但南斯拉夫本身是明確了中立政策的,這就使得在領導人具有非凡外交智慧時,南斯拉夫尚能游走兩邊盡收好處,而一旦后繼者不具有鐵托那樣的能力或者說威望時,則這種游離性的中間政策就往往只能兩頭得罪了。
         

        民族政策
        而如果說經濟上的發展不平衡埋下了南斯拉夫分裂的隱患的話,那么民族政策和軍隊結構的漏洞就更是為這場大火儲備了燃料。眾所周知,鐵托一直是奉行南斯拉夫內各民族獨立平等的,但事實上鐵托并不是一個純粹的南斯拉夫人,因為他在一方面強調民族平等的同時,另一方面又親自打破了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政策。那就是在對待國內各民族時,鐵托其實有明顯更傾向于自己家鄉克羅地亞的偏向,而在對待經濟發展得較好的斯洛文尼亞和人口比例相對較高的塞爾維亞方面,鐵托并沒有做到真正的從大局出發。前者的問題我們上面說過,主要是反映在經濟上的矛盾,而后者則是鐵托杜絕人口更多的塞爾維亞來作為南斯拉夫的主體民族,比如在南斯拉夫成立后,鐵托先后從塞爾維亞族系中分離出了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族和馬其頓族,而僅就后者來說,其實塞爾維亞人和馬其頓人也很難區分彼此。當然,也有學者指出,鐵托事實上并沒有因為分離塞爾維亞人而使得克羅地亞一家獨大,在他執政期間其實不僅壓制了大塞爾維亞的獨立,同時也反對大克羅地亞主義的興起,不過這種看法也為下述一個事實所打破,那就是在鐵托執政期間,比如1970-1974年前后,由鐵托清理掉的塞爾維族干部高達4萬多人,取而代之的卻多是來自克羅地亞的族人。而無論如何吧,鐵托的一系列舉措使得原本人口居于多數的塞爾維亞人失去了作為南斯拉夫主體民族的條件,而南斯拉夫又缺乏相互認同和融合的歷史文化基因。為此可以說,鐵托看似公平的民族政策其實并沒有他所設想的那么美好。
         



        相對應的,民族政策又反作用于軍隊,在早年南斯拉夫的軍隊(JNA)體制中奉行義務兵和志愿兵雙軌運行的政策,原則上這是為避免民族軍隊一家獨大。為加深這點,JNA更是會讓不同民族間的部隊相互調換防區,比如塞爾維亞族軍人前往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軍人前往塞爾維亞,以此寄望于大家彼此忌憚相互平衡。但事實上JNA日常在管理上并沒有一套被廣泛認可的南斯拉夫民族政策,各民族士兵依舊在心理和文化上更趨向于“我來自于塞爾維亞,而非我來自南斯拉夫”。
         



        而這一政策之外,更為致命的事件發生于1968年,當時由于爆發了華約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多瑙河行動,為此南斯拉夫在面對可能的入侵前不得不著手于在JNA系統外打造另一支武裝力量(邊防軍Teritorijalna odbrana,簡稱TO),以便于配合JNA來更好的應對來自華約的軍事威脅。支持這一舉措的理由還在于,歷史上南斯拉夫一直是屬于山地作戰環境,其無論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應對奧匈帝國,還是二戰中反納粹戰爭的勝利很大程度上都建立在廣泛的山地游擊戰上。為此,建立和武裝邊防軍事實上是立足于先輩們的成功經驗的。

         



        但這一在當時看似唯一合理的選擇卻也埋下了不小的禍根,那就是因為要實施有效的山地游擊作戰,一般來說必須更依賴于直接招募本地人,畢竟誰不是對自己所在的家鄉更熟悉呢?而為方便這一管理,同樣需要更為有效的本地管理機構,于是乎自1970年開始南斯拉夫國防部開始確立地區性質的各大軍區以便于戰爭時能更好的進行作戰指揮,拿后來的塞族名將拉特科·姆拉迪奇來說,其在波黑戰爭中就曾一度在貝爾格萊德的第一軍區和薩格勒布的第二軍區任職。不過真正意義上的轉折點發生于1974年,在該年南斯拉夫確立了邊防軍不再向南斯拉夫國防部負責,而轉由各地區共和國獨立運行的體制,為此等于變相承認各地區共和國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武裝力量(此前僅有武裝警察),這相當于于確立了南斯拉夫國防軍外的另一支軍隊(準確說則是好幾支)。這一致命昏招可以說為后來的波黑戰爭來自南斯拉夫系列內戰鋪平了道路,但不得不說在當時至少成立之初卻是頗具理由的,畢竟誰又能說僅憑JNA能使得南斯拉夫在面對華約或北約的入侵時能成功捍衛國土呢?除此而外,南斯拉夫早年的民間槍械管理政策也為后來的民族沖突留下了隱患,即在當時雖然說南斯拉夫談不上民間槍支貿易高度發達,但二戰留下的槍械和地方警務系統的弊端,卻導致流落在南斯拉夫民間的槍械難以計數,外加上述我們提到的TO邊防軍體制,這也就為后來波黑戰爭中各民族能十分迅速的動員和武裝準軍事部隊奠定了基礎。直至1992年薩拉熱窩塞族人婚禮槍機事件的爆發,雙方遂終陷入了全面戰爭的境地。
         
         
        戰爭爆發
        必須說明的是,實際上在波黑戰爭正式爆發前,整個南斯拉夫已經發生了諸如斯洛文尼亞10日戰爭,以及克羅地亞戰爭和包括1991年10月的波黑會議公投等等事件(當時波黑在塞爾維亞議員抵制缺席的情況下,強行通過了波黑主權聲明)??梢哉f,發生于1992年的波黑戰爭前的雙方已經塞滿了戰爭的動力,其如何爆發早已不是什么問題,問題只是在什么時候爆發已經爆發到什么程度。同時必須指出的是,正是發生于此前1991年的斯洛文尼亞10日戰爭標志了作為南斯拉夫內戰最后一道安全鎖的崩壞,而那就是國防軍JNA的正式垮臺。正是在這場經常被忽視的戰爭中,南斯拉夫內的各個成員國忽然發現,原本作為精銳的國防軍由于轉型機械化反而不如TO邊防軍更適合這種全面的山地游擊戰。與此同時,這也使得各成員國忽然都硬了起來,因為彼時他們財政大權在握且已獨立運營多年,而TO邊防軍似乎也還比JNA國防軍來得有效,那還等什么呢?于是乎也在這一系列的戰爭中,JNA作為一個完整的實體開始分崩離析,其軍中的各民族戰士紛紛拋棄了他們號召精誠團結的JNA軍旗,而最終以不同形式加入了各自民族的武裝力量,戰爭也就在這種日趨激烈的環境下變得越發殘酷和血腥。
         

        波黑戰爭第一階段
        整個波黑戰爭大體可分為三個階段,與傳統戰爭有所不同是,波黑戰爭混合了正面對抗、領土驅逐和游擊戰爭為一體的混合戰爭形態,故而可以說是即傳統又充滿了各種新式戰爭理念。在大多數時候,雙方軍隊除了控制地理上的交通要點外,還需要承擔強制驅逐占領區非己方族人的任務,而無疑,這僅靠少數正規軍是無法完成的,與此同時全民皆兵本也就是南斯拉夫的立國傳統。
         



        戰爭的第一階段發生在1992年4月-1993年4月,這是整個波黑戰爭中最為激烈的階段,其中由穆族和克族構成的聯軍對抗塞族一方。在戰爭初期,波黑穆族擁有包含各種民間武裝團體在內一共13萬人,坦克10余輛(均為老式T34和T55型),大口徑火炮10余門和約300門各式迫擊炮。而克族方面則有7萬武裝力量,70多輛坦克(型號也是T34和T55系列),火炮200門以及6架米8直升機。而塞族方面,塞族繼承了南斯拉夫時期人民軍中較好的正規力量,但即使加上由民間組織的非準軍事團體,其總兵力也不過10萬人。但塞族的兩大優勢是,它擁有多達300輛坦克(包括少數當時較為先進的M84型坦克),同時其空軍也較穆克聯軍有巨大優勢(共計60余架由MIG21、海鷗戰斗機和米8構成的空軍力量)。
         



        戰爭初期,塞族依靠從南斯拉夫繼承下來的軍官團以及強大武裝力量獲得巨大優勢和主動權,但塞族的戰略并非是擊敗對手,而是完成對領土的奪占,為此整個塞族初期的戰略布局是以正規軍快速突入目標地要點完成奪控,然后再以隨行的民兵武裝執行占領點內的人口驅逐計劃。一定程度上這種方案得到了實現,至1992年底,塞族就已經控制了波黑全境約70%的土地。
         



        自此后,塞族開始滿足于對既定領土的控制權,為此他們不再繼續侵入,而是在現有領土上精心構筑防御據點。外加上塞族本來就擁有更強大的空中火力和重武器,故而每當穆克聯軍亂哄哄的向塞族陣地發起進攻時,總會被優勢火力予以打擊。漸漸的,穆克聯軍開始放棄正面的大舉進攻,而轉以小股游擊部隊對塞族實施偷襲和伏擊作戰,這些作戰在很多時候均是不加區別的對塞族據點放上幾槍或是打上兩炮,這就使得塞族的重武器無從發揮。而為了報復,塞族同樣也有樣學樣的慢慢開始使用遠程炮火對穆克聯軍的據點進行火力打擊。這一系列交戰的轉變,使得雙方所控制的主要據點都沒有特別大的變化,而同時彼此的軍事實體也沒有遭到嚴重損害,但因為彼此不加區別的報復性交火,卻使得民族間的對立情緒加劇,各種由官方組織的半民間武裝團體開始越來越活躍在各個戰場。
         



        波黑戰爭第二階段
        然而就在戰爭陷入這種奇妙境地之余,穆族和克族間卻忽然爆發起激烈沖突,至1993年4月,這兩個本是盟友的種族圍繞著中部雙方的接壤地帶爆發了一系列激戰,此時盡管雙方的正規部隊尚具有一定的克制,但其領地內的各種民間武裝力量卻自發展開了各種較量。但所幸由于雙方都沒有更為系統的作戰計劃,而民間武裝又缺乏這種實力,為此在波黑戰爭的第二階段(1993年4月-1994年3月),穆克兩族打了近1年卻發現彼此領土并沒有發生根本改變,而他們原來的對手塞族則更是如日中天。此時在塞族武裝力量中,以黑豹為名的正規部隊充當了絕對的精銳打擊力量,該部作為精銳,不僅擁有大量裝甲部隊加成,同時也混合了特種作戰的特點可以執行多種作戰任務。而另外一方面,像“毒蝎”這樣的非準軍事團體也越發活躍在各個驅逐戰場,在很多時候這些半官方性質的武裝力量對彼此的平民都犯下了許多不可饒恕的罪行。在早期,雙方均是試圖以鳴槍警告來驅逐占領地的其他族人民,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傷亡,隨意的殘殺、搶劫、強奸也就變得越發頻繁起來。而對高層來說,盡管這一系列舉措使得他們名聲大受損害,但使交戰雙方又不得不承認的是,正是這種非人道的行為使得他們所占的領土也變得更為“純粹化”。
         



        但不論如何,由本是穆克聯軍對抗塞族的兩虎相爭,變成現在的三方混戰,是同樣關注巴爾干局勢的其他大國所不能容忍的,因為相比起穆族和克族來說,他們都更忌憚于實力強大的塞族來統一巴爾干。屆時這樣一個戰爭中成立起來的國家,會比前南斯拉夫更為強勢。為此,以美國為代表的北約,在1994年4月促成了穆克兩族的和解,并重新建立起了聯邦關系。與此同時,北約對更是設立了禁飛區和各種援助來協助穆克聯軍對抗塞族。其中最為著名的是1992年10月由聯合國安理會頒布的781號禁飛決議,以及由824、836號決議確定的6個受聯合國維護部隊提供保護的安全區,這六個區域分布為斯雷布雷尼察、澤帕、戈拉日代、圖茲拉、比哈奇以及著名的薩拉熱窩。事實上,這6個區域在地理上已被塞族分割成為了相互孤立的飛地,本來覆滅在即,但聯合國這一手卻使得這些地區有了特殊性。而單方面的禁火更是使得穆克聯軍可以依托這6塊飛地進行修整和喘息,塞族痛恨之余盡管利用法律漏洞攻陷了其中2塊,但其他地區卻依舊限制了塞族的進一步軍事勝利。為此,不僅是塞族,雙方均開始采用各種伎倆來增加對彼此乃至聯合國部隊的壓力,比如塞族方面就曾一度裝扮成維護部隊來發起襲擊,后來更是直接抓獲維護部隊官兵來向聯合國施壓。這些舉措使得當地維護部隊壓力倍增,一度使得維護部隊無法正常進行維持運作,而與此同時也加劇了地區普通民眾的艱難處境。在著名的薩拉熱窩,這里幾乎在波黑戰爭一開始就處于雙方部隊的包圍中,其身處城中的平民百姓更是在大街上被雙方肆意屠殺,而這一慘狀一直持續到1996年2月,其圍困之久甚至遠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斯大林格勒戰役。
         



        波黑戰爭第三階段
        1995年中旬,塞族在其司令姆拉迪奇的領導下發起了一系列主動進攻,斯雷布雷尼察和澤帕被相繼攻陷,但此時一則發生在斯雷布雷尼察的事件卻使得塞族即將到手的勝利化為泡影。那就是在占領斯雷布雷尼察期間,塞族對當地的穆斯林進行了精心策劃的屠殺,除婦女和兒童外約有數千名穆斯林男子遭到殺害,其遺體更是被丟棄在十幾個大型墓坑中。
         



        這個震驚世界的消息使得塞族從此陷入了一片唾棄聲中,而聯合國也正好經由這個借口正式發動對塞族的致命一擊。同年8月4日,穆克聯軍出動共計10萬人在北約指導下發起了代號為“風暴”的全面反攻,此時經過長期武裝,穆克聯軍已非3年前的吳下阿蒙,在外海更有北約3個航母編隊隨時準備提供空中遮斷。8月30日,北約發動了代號為“精選力量”的空中打擊行動,約200余架最新型號的戰斗機對塞族的防空陣地、雷達基地和指揮中樞進行了精確打擊。
         



        至9月中旬,波黑中西部約4000多平方公里被穆克聯軍占領,而此時原本強大的塞族軍隊已損失過半,其可用于指揮的現代通訊系統更是遭到了徹底破壞。1995年11月21日,塞族最終被迫簽署了由美國人主導的《代頓協議》,而波黑戰爭也最終告下了帷幕。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licht3jh8evr0j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20世紀末歐洲最大的悲劇——波黑內戰
        薩拉熱窩,你的美相當沉重
        百萬塞族生命換來的“大南斯拉夫”終成“南柯一夢”
        巴爾干之虎——塞爾維亞的前世今生
        歷史終將主持公道? ——南斯拉夫的前世今生
        南斯拉夫解體的緣由是什么?內憂,民族撕裂;外患,歐美合剿。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亚洲一级无码AV毛片琢磨影院 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 18禁止观看强奷免费国产大片 在线观看免费AV 精品福利制服丝袜在线视频

      2. <pre id="fui90"></pre>

          <td id="fui90"><ruby id="fui90"></ruby></td>
          <big id="fui90"><strike id="fui90"></strike></big>
          <table id="fui90"><span id="fui90"></spa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