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iqhy0"></td>

    2. <tr id="iqhy0"><label id="iqhy0"></label></tr>

        <li id="iqhy0"></li>
          1.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消失的《流民圖》。

            2022-03-31


            《流民圖》是一個普通人的勇氣和良心。

            神宗熙寧七年(1074)的春天,晏幾道給友人鄭俠寫信,信里淺淺地提了幾句時局,寫畢,他又在信里附了一首詩。

            他向來不太關心時局。不過熙寧七年激烈動蕩的時局連一向溫和的晏幾道也忍不住有看法了,他當然不曾想到這幾張薄薄的紙,會將他卷進鄭俠的《流民圖事件中。

            鄭俠和晏幾道結交于何時已不可考,大概,是治平四年晏幾道和黃庭堅、王肱、鄭俠一起參加進士考試的時候結交的,兩人都愛飲酒,三觀也相似,故而鄭俠說過“咱們談得來,這就比喝酒還開心啊”。

            道義相歡勝飲醪,況添流雪見承糟。

            臥籬一醉陶家宅。不是龍山趣也高。

            ——鄭俠《晏十五約重陽飲患無登高處》

            關于《流民圖》,很多人都知道了,是鄭俠呈給宋神宗看的一卷反對變法的社會寫真圖,因為激烈地反對王安石的新法,鄭俠后來被下獄、流放。

            不過很多人不知道,鄭俠對王安石,曾經是懷有深切的感恩之心、打算用一輩子來盡忠的。王安石曾屢次不遺余力地提攜這個好學上進的年輕人,然而開始變法以后,兩人卻漸行漸遠,王安石數次打算把鄭俠安置到重要的位子上,鄭俠都以“不熟悉新法”為由婉拒了。

            無可奈何的王安石后來把鄭俠貶為京城安上門的監門小吏。大概也就是在當監門小吏的這段時間里,鄭俠眼見各級官員和小人以變法之名攫取私利、魚肉百姓,新法也因急于求成而愈變愈苛,各種不通人性的做法,將底層小民漸漸逼到了絕路。

            他也許真的無法理解變法對于大宋的意義。他只是從一個卑微的視角,看到了路邊流離的貧民、無家可歸的饑者、為償還官債被逼變賣田房的普通人,每一個無助而茫然的身影,每一聲呼天喚地的泣告,都象一把利刃,扎在鄭俠心頭,鮮血淋漓。

            熙寧七年的四月,也就是晏幾道給鄭俠寫信不久,與王安石徹底決裂的鄭俠繪了《流民圖》和《論新法進流民圖疏》上呈,圖中所繪,便是鄭俠素日所見那些無助的流民,但中書省拒絕向上傳達,情急之下,鄭俠頂著欺君的罪名,慌稱這是特急軍情,把它交給了可以直達天聽的銀臺司。神宗看了圖以后,潸然淚下,第二天便下罪己詔,免去部分新法,責令各省上報流民情況,幾天以后,王安石不得已辭去宰相,變法諸事交與副手呂惠卿主持。呂惠卿主事以后,鄭俠再繪《正直君子邪曲小人事業圖跡》上呈,呂惠卿勃然大怒,兩筆帳一起算,鄭俠終致下獄流放,與鄭俠結交過的人都被追查、緝捕、流放,有詩信往來的晏幾道也在其中,當十一月,晏幾道被捕入獄,旋被釋放。一起由《流民圖》引發的朝堂地震,就這樣寫入了歷史和才子的生平。

            鄭俠的《流民圖》已經失傳。不過,明人吳偉繪過一幅《流民圖》,據說所本就是鄭俠的《流民圖》。明武宗時的國子監祭酒魯鐸寫過《觀鄭俠流民圖》的詩,差不多同時代的陸深,也寫過一首《題鄭俠流民圖》,詩里提到“近時畫手數吳偉……云是鄭俠流民圖”,大概《流民圖》在明朝仍有人見過,陸深所見便是吳偉依據鄭俠本所繪的《流民圖》,他在《題鄭俠流民圖》之末浩嘆道:

            “君不見治亂興亡各一時,憑仗調和與燮理。民瘼寧知千百端,君門空瞻一萬里。摩挲此圖,展轉不已。荊文相公,熙豐天子?!?/span>


            明 吳偉 流民圖局部

            吳偉所繪《流民圖》是否與鄭俠所繪一致,如今已很難推測。我們如今只能在一麟半爪的記載里想象《流民圖》,魯鐸的《觀鄭俠流民圖》記得倒是很詳細:

            旱風吹沙天地昏,扶攜塞道離鄉村。身無完衣腹無食,病羸愁苦難具論。老人狀何似,頭先于步足。無氣手中杖與臂,相如同行半作溝。中棄小兒何忍看,肩挑襁負啼聲干。父憐母惜留不得,持標自售雙眉攢。試看擔頭何所有,麻總麥麩不盈缶。道旁采掇力無任,草根木實連塵垢。于中況復嬰鎖械,負瓦揭木行且賣。形容已槁臀負瘡,還慶未了征輸債。千愁萬恨具物色,不待有言皆暴白。熙寧何緣一至斯,主行新法王安石。當年此圖誰所為,監門鄭俠心憂時。疏奏閤門不肯納,馬遞徑上銀臺司。疏言大略經圣眼,四方此類知何限。但除弊政行臣言,十日不雨臣當斬。熙寧天子寢不寐,罷除新法回天意。寧知護法有善神,帝前環泣奸仍遂。同時有圖常獻捷,嬴輸事往圖隨滅。此圖世遠跡愈新,長使忠良肝膽熱。我因披圖間比量,唐宗王會空夸張。愿將此圖繼無逸,重模圖本陳吾皇。

            ——魯鐸《觀鄭俠流民圖》

            對于煕寧變法的得失,和王安石個人的評價,歷史到如今也不曾有一個統一的看法,更不要說當時了。鄭俠的《流民圖》在今人看來或是義舉,在當時大概率算是“抹黑”,但拋開這些是是非非,《流民圖》卻是一個普通人的勇氣和良心,他的視角可能不那么完全“正確”和“完美”,但他的心是真實的,他直面人世間種種錐心和苦難,感同身受,本能地“哀民生之多艱”——生而為人,只要是人,誰能沒有惻隱之心?

            如此,見過《流民圖》上種種凄慘的人,大抵都會有浩嘆和沉思——或者是“民瘼寧知千百端”,或者是“長使忠良肝膽熱”,或者是“治亂興亡各一時,憑仗調和與燮理”……

            而《流民圖》消失于何時,因何消失,已經不可知了。

            參考資料:
            李光翠 唐紅衛《晏幾道交游考》

            作者:任淡如

            本文為菊齋原創首發。公號轉載請聯系我們開白授權。



            看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菊齋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可惜風流總閑卻 ——王安石和他的朋友圈
            鄭俠《流民圖》:一張畫 竟斷送了北宋改革路?
            宋代廉吏鄭俠:曾作《流民圖》批評王安石變法|鄭俠|王安石變法
            北宋一個守城門的小官員,因為繪了一幅《流民圖》,名垂青史
            熙寧七年的雨:壓倒王安石新法的最后一根稻草(2)
            宋神宗與王安石君臣蜜月期因為這一幅畫而告終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亚洲一级无码AV毛片琢磨影院
            1. <td id="iqhy0"></td>

            2. <tr id="iqhy0"><label id="iqhy0"></label></tr>

                <li id="iqhy0"></li>